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意淫强奸 > 正文

女警日记罪证(全)

作者:admin人气:1894来源:


我坐在办公桌前深思着∶一个妙龄女郎又被轮奸了,真是可气可恨;又是不知道什么人,不知道什么地点。王警督不怀好意地将这个案子的调查任务交给了我,或许是昨天我拒绝了他的爱抚┅┅小镜子里的我,弯弯的一双娥眉下,两只杏眼泛着一丝愁容;倔强的小嘴又传递着我要强的个性;清秀的脸庞描画出一个新警长的豆蔻年华┅┅自从哪次痛苦的事件后,我就立志做一名警探。
  那是在高中学习时的一个假期里,在部队当首长的父亲让我到部队锻炼,一个傍晚在回家的路上我被一伙年青人上眼睛带到了一个地方,这是一所华丽的大房子,就在美丽的西湖边上。
  抓我来的5个人我都不认识,但有个别的似曾见过。他们把我的军服扒光后整齐地叠在茶?上,把裸体的我绑在椅子上,强迫我和他们一起看录像。在长达两个小时的时间里,我见到了想也不敢想的各种画面,那些男女之间的事真是羞得我无地自容;而后,他们强迫我照画面上的内容做出种种难堪的姿式,并且轮奸了我┅┅那一次给我留下的印象是∶性交没有一丁点乐趣,那只是男人专利;整个作爱的过程我都处于一种极度的恐惧和高度麻木之中。给我唯一留下的回忆是在第二轮强暴时,他们四人扯住我的手臂和腿,一人扶着我的头并来回悠荡,那个领头的也是最先夺去我童贞的人,握着硕大无比的阳具,随着悠荡的频率来回抽插着我的产门,他肚脐上方有一颗天然形成的蝴蝶斑使我终身难忘。
  不知什么原因,那一次我没有报案(那时绝大多数受害者都是如此),但我从此鼓足了勇气学习和锻炼,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考上警官学校(想报仇还是立志铲除邪恶不得而知)。凭我1米75的个子、长期锻炼的体格、刻苦健美的型体及全杭州市第二名的高考(文科)成绩,他们优先录取了我。在学校里我学习了种种侦察技术和各种破案知识,不久前快要毕业的时候,学校安排我到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实习。
  “张警长,有一个可疑的色情经营场所,虽经几次探查都未能取得证据,你们可以从此入手!”
  我根据王警督提供的线索和我的手下研究了调查方案。
  第二天早晨,我经过一番精心打扮后,坐上助手黄甫毅开的白色云豹。“张司儿,您今天可真漂亮啊!”望着甫毅那一脸仰慕的神情,和他那一身笔挺的西装,我心里暗暗给自己打着气──今天一定要有好的突破。
  我们去的地方是园苑美容中心,车开进一座十几层大楼的地下停车场,导流服务生将我们带到了一个豪华的大厅,分散的沙发群被一丛丛绿色阔叶场物遮掩着,金色扶栏以曲线飞荡在上下两层敞开的空间里,台阶上铺着红丝绒地毯,一角落里散布着酒吧台与吧椅,大厅经理席前一个水池中,激流涌着一个巨大的大理石地球仪┅┅“小姐,您是美容还是特服?”我们刚在沙发上坐稳,服务生便递上一本说明∶大致有四个分类∶高档美容、电脑整容、高科技健美、性感特服。
  “特服怎么样?”
  “小姐请来。”
  电梯把我们载到特殊的一层楼(就像是暗层),换了引导小姐后,我们被问明是情侣关系后双双被邀进洗澡间,我随着小姐的引导和服侍,先梳洗后裸身换上一套半透明浴袍(他还是穿西服),所有衣物由个人锁在一个暗格里(至此我无论走到那儿,都处于一种半裸状态)。
  我被引到一个特殊的客厅后,首先是填表格∶姓名——张扬、女、26岁,某外企职员┅┅填完后体检∶身高1。75米,脸部清秀,体格健美,无任何疾病┅┅“恭喜您!荣获优秀美女等级,接下来可以免费获得以下特服∶一、享受特级美容;二、高科技健美;三、由先生(情人)导摄;四、梦幻性欲游;五、看电脑合成片。如果您?意,总经理亲自聘用您为特服美人,场酬根据服务品种特定。”
  “好吧,那就一条一条来吧。”
  “悄悄透露一下∶如果不是你的下部已经破过,那肯定你会被定为特级美女了。”
  “噢!”
  特级美容师根据多名专家和小刚的合议并徵得我的同意后,在我的面部及全身的皮肤上作了遗传因子改性手术;为调整月经周期和性欲高潮的同步性,给我注射了纳米技术激素再生设备;为了使我少女的体型更加丰美,特别用磁共振激活器将我全身的脂肪细胞催生了一遍;为了让我的微笑时会产生独特的媚力(像徐静蕾那种),特意为我面部的颧骨和肌肉作了基因重组手术┅┅至此,连我自己也认不出镜子里的人是谁了。
  在高科技健美室,一丝不挂的我被技师固定在一个轮椅上,首先推到一台巨大的机器上,给我带上电脑数据传导器,激光束将电脑存储的数据转换成大脑皮层痕迹,大概只有十分钟的时间,我已经学会了一百多首流行歌曲的演唱方法。
  和几十种健美体操的运动方法,更为奇特的是,我已经成为一个国际舞高手了;服食一种亢奋药物和协调激素后,在各种乐器的伴奏下我唱呀、跳呀,真是太兴奋了,不久全身皮肤发出明艳的光彩,身体变得轻盈飘逸、婀娜多姿了。
  在小刚的陪同下,我们到了摄影室,在那里,特级摄影师和小刚边研究边让我做出各种姿式(各种暴露私处的玉照使小刚十分不自在,不过这小子也真有眼福,刚出道就看遍了上司的玉体);而特大等离子显示屏则做出各种环境下的仿真背景,一会儿在热带沙滩、一会儿在欧州古堡;数字摄影机将即时拍摄的镜头经处理后,又在另一处彩色液晶显示屏上显示。近一个小时的拍摄后,经计算机处理由彩色拷贝机复制成高清晰度彩色像片,引导小姐将像册装在一个印有圆苑标志的手提袋里交给了小刚。
  极度亢奋的我静下来后感到有些疲劳,我和小刚被带一个休息室,在吃过一点东西后,小姐把我们带到一间放着大型计算机的操作室,我们俩坐在特大的椅子上后,两手固定在数字引导手套里,头上带上有视光屏的铝制头盔。
  不一会儿,我的眼前出现了虚幻世界,在走进一座现代化居室后,遭到了三个歹徒的袭击。他们把我的衣服扒光后,躺在一个可以升降展开的的茶?上;左手和右手固定在两侧的茶?腿上,左腿和右腿脚脖子固定在茶?另外两个腿上;他们将茶?的后半部分升起后展开,使我的两个大腿极度地分开,产门充分暴露在他们的面前。
  而后,其中一个人将阳具插到我的嘴里,来回地抽插着,另一个人趴在下面舔我的阴唇,还有一人在我的乳房上抹上药,随着他的吸啜,我的乳房极大的胀起来。片刻后,一股奇妙的快感从心中升起,性冲动的躁感一阵强似一阵,原来性交的感觉这么好┅┅不知不觉的,一股热液流出了阴道。
  从椅上下来后,我悄悄地问小刚看到了什么,可他怎么也不肯讲,后来才说是有三个女孩强奸他,给他上电刑。
  离开虚幻世界后,我们又来到VCD放影中心。大屏幕上放的是根据我和小刚制作的一部电视剧,虽然身体不一定是我们的,但面孔却是真的。我们在剧里浪漫相爱、温情嬉戏、肌肤相亲、反覆作爱,床上、郊外、山野、洞窟、沙滩,我们俩一会儿“峰峦叠翠”,一会儿“髦麾戏水”,看着看着,我俩的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真恨不得找个地方亲自去实践一下。
  一天光阴就这样匆匆逝去了,娇艳的我充满了莫名的快感和震颤的羞愧,那种感觉真是一言难表。
  穿上衣服后,小姐把我单独带到了总经理室,稍感意外的是∶总经理是一位漂亮的女性,她问我∶“这一天的感觉如何?”
  “真是太棒了!”
  “宣扬女人的媚力,发掘女人的性感,充实生活的乐趣是我们一直追求的真缔。”
  “摈弃肉欲的丑恶,发掘美和利用美,保护身体、合理性欲很完美,是你的主意吗?”
  “你能看到这一层,说明你的水准很高,?意和我一起奋斗吗?”
  “那真是太荣幸了!”
  “好,明天我们再长谈,不过你要暂时离开你的朋友、辞掉你的工作,搬到这儿来和我在一起,行吗?”
  “当然可以。”
  “好,明天我等你。”
  回到车里,我和黄甫毅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很长很长的时间难以分开,好像我们真的成了情侣。不过我心里有数,一场奉献身体与心灵的斗争,一件复杂而紧张的工作才刚刚开始┅┅?罪证(中)
  回到汽车里,我和黄甫毅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扬姐,我爱你!”
  “嘘!┅┅”我指了指窗外,只见几个黑影闪到另一辆车里。
  我亲自开车跑了一圈儿后,驶进一个洗车棚;一阵急风暴雨式的清洗过后,暖风吹抚着“云豹”的身躯。这时,我用左手戴着的金戒指向左上方一点,整个车棚快速转动了90°,我将车驰进一个秘密通道里。随着涵洞微弱的灯光,我们驶进了一个车库,换乘了一辆新车后又驶出大门;此时,我们已来到一个新的街区。
  转了一圈后,天已经完全黑了,我们来到一所公寓里,这里恰好在白天我们去过的圆苑美容中心对面,是绝佳的守侯地点,公寓内准备好的侦察设备一应俱全。我们拿出红外望远镜仔细观察着街对面那座大楼的动静,遥感观察器显示∶此座大楼内有几个层段还在灯火通明。
  “你看∶那个门里进出的人要严密监视;顶楼可能是电脑制作中心,那里可能存有大量的资料;底层下面可能有两层地下室,估计是VCD制作中心;现在还在营业的三楼,可能是色情服务中心;我明天进入楼后的联系方法采用激光通讯法,你务必要将微波定位仪准备好┅┅”
  办完正事后,我们懒散地躺在沙发上。
  “毅,给我倒一杯饮料。”
  “给!”
  “这是什么?怎么是┅┅酒。”
  “今天咱们太累了,如果不能好好地放松一下,简直没法继续干了!”
  “那你打算怎么放松呢?”
  喝了一点酒后,黄甫毅乘着酒劲儿猴了上来∶“扬姐,我真的好喜欢你。”
  “那还等什么?”
  他轻轻地将我抱到卧室内,玫瑰色的灯光使我飘然起来,摸着毅身上那结实的肌肉、嗅着男人特有的气味,不知怎么回事,我的眼角流出泪。
  “你是不是累了?要不就算了。”他用手绢拭着我的眼睛,轻柔地吻着我的嘴。我突然紧紧地抱住他,用劲将两人的下体紧密地连结在一起。
  隔了一会儿,毅果断地除去了我的衣服,望着我那副雪白的胴体,他呆住了┅┅他迅速脱掉裤衩,握着微黑的阳刚之物,我们又一次紧紧地搂抱在一起。此时我的心激烈地狂跳起来,浑身趐麻并轻微地颤抖着;我抻手将灯关掉,好将这美好的时刻凝固到永远。
  那一次给我的印象真是太深刻了,我真正体会到了男女纯真性爱的美好。但具有讽剌意味的是,毅在黑暗中不知将阳具往什么地方插,竟然把狂涛洒在了芳草地里;没办法,我只好又奖励了他第二次。
  原来,总经理的名字叫慕容云芳;现在,我正坐在她的办公室内。
  “好了,让我们庆祝一下!”她递给我一杯香槟酒后,我们干了。
  喝下那杯酒后,突然感觉不太好,一股昏迷之意袭上心头;我下意识地用舌尖顶开口腔内的牙套容器,服下一点解药后又假装昏倒在沙发上。进来几个人把我的衣服除掉,面带微笑的慕容将头一摆,他们将我抬到隔壁的一间大屋里。
  这里四周都是橡胶墙壁,而顶棚上有一面大镜子,室内中央有一个大台子,也是橡胶质量的。四个大汉把我放在台子上后,都脱掉衣服;此时我假装清醒了一些,这才看清楚他们不但个头高大,且浑身的疙瘩肌肉;特别是那些阳具,都像棍棒那样粗大。
  “究竟是谁派你来的?快说,不然我们就不客气了!”其中一个留了长头发的大汉说。
  “你来这儿到底是干什么来了,快说?”另一个疤癞脸又说。
  “我就是来这儿玩玩而已,我不干什么别的。”我一边说一边探起身来,一边假装护着自己的身体,一边将指缝内的泻药搽到奶头上,把膨胀性激素搽到阴道内┅┅“不吃敬酒吃罚酒,一会儿让你好好服侍老子们。”这时那个大背头粗暴地往我嘴里灌进了春药,我立刻又服了一点解药。
  一会儿,我假装迷糊起来,他们立刻冲了上来;一个小白脸握着阳具就插进了我的阴道里,一阵疼痛使我浑身颤抖;疤癞脸上来就吻我的奶头,大背头过来把阳具插进我的嘴里,只有长头发干着急,没地方使劲。
  但他这倒是占了便宜了,不一会儿,开头冲上来的人都有了反应∶小白脸的阳具内尿道壁急速膨胀起来,但激素的强烈刺激又使他不得不马上射精,有如涛涛江水冲向狭道,使他马上痛苦地蹲到一旁;疤癞脸由于吃进了高效泻药,不得不捂着肚子跑了出去,我心里清楚∶这种药至少可以使他泻一天肚子;而大背头的利器由于受到我特殊的关注,马上粗大地膨胀起来,连续不断地射精,使他不一会儿就瘫到地上。
  而后,我不慌不忙地抱住了长头发,此时春药的效果也上来一些,我的脸微微发红,身躯稍稍颤抖;我慢慢跪在地上,扶着长头发的阳具轻轻含在嘴里,先舔了几遍龟头,然后慢慢将整个阳具含进嘴里,并随着振颤来回抽动着;虽然我对眼前这个混蛋十分厌恶,但眼睛微闭,心里想着是和黄甫毅。
  稍许,我起来将整个身躯贴了上去,长头发忍不住了,他快速地把我抱到台上,狂烈地舔着我的阴蒂,我乘势将解药涂到大、小阴唇上;随着那根利器不断地抽拉,我的大脑里一片空白,两耳好似传来巨大的轰呜声,内心的欢愉与骄羞交叉侵袭着我的心灵,我不由自主地发出了“啊┅┅啊┅┅”的春呜声。
  随着一股热流冲进阴道深处,我内心的高潮也达到了顶峰,我不?睁开眼,就这样静静地躺着,一边体会着红楼梦里关于乌山云雨的描写。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突然想起一声清脆的耳括声∶“叫你们好好服侍张小姐,你们竟敢如此放肆!”只见长头发捂着脸飞快地跑了出去。
  “对不起,扬扬!我没有照顾好你。”
  “这恐怕是有意安排的吧?”
  “实在对不起,这也是这里的规矩,我也很不赞成。”
  “你不是经理吗,什么规矩不是你订的?”
  “一言难尽,这样吧,我请客,专门给你洗尘!”
  在特制的顶楼餐厅里,环境优雅、风景迷人,望着西湖荡漾的游船,望着西山蒙蒙的秀色,我有些陶醉了。云芳指着满桌的奇珍佳馔,不断地劝我喝酒;喝了几杯后,又拿出了女儿红,没办法,我只好拼命陪她喝。
  喝着喝着,她摸了一下眼睛,我这才发现她的眼圈红了,“我把你带到这里来喝酒,是因为这里没有窃听器,我们可以好好说些真心话。”接着她打开话匣子,这一下一发不可收;她讲了她的过去,讲了她痛苦的经历。
  在学校上学时,她是学校里的校花,多少男孩子被她迷人的秀色倾倒,正因为这样,也引起了社会上纨裤子弟的注意。终于有一天,一伙男孩子把她带到私处藏了起来,终日玩弄饱受欺凌,幸亏其中有一人爱上了她,将她悄悄地带到上海他叔叔家。
  早就失去父亲的她,家中唯一的后母对她的死活也从不过问,望着那个男孩高大的身躯和强健的体魄,她庆幸遇到了白马王子,最后终于嫁给了他。后来她才知道,原来那个男孩子就是绑架她的罪魁祸首,所谓救她之类的不过是障眼之法而已。
  这位高干子弟,仗着自己的爷爷是部队里的将级军官,根本不把国家的法律放在眼里;由于他们见多识广,做起事来也从未失手,于是十分猖狂;改革开放后,他们乘着关系多、信息灵,对国家每一步开放都末卜先知;他们先是大量侵吞国家贷款,后又疯狂走私倒卖,趁着京九线和高速公路的开工,他们揽工程、转承包、垄断建设资金,建成后又买大巴垄断交通,总之刮了不少黑钱。
  有了钱就可以异想天开,可以倘开了玩女人,这座圆苑美容中心既是他们消遣的地方,又是他们营织关系网的重要筹码。为了使这个中心现代化,他们不惜重金引进高科技手段,正因为这样,又拉了不少国家高级干部下水┅┅“扬扬,我知道你到这儿干什么来了,我也知道你是干什么的,咋天我们化验了你右手食指的分子结构,发现有金属的痕迹,现在已经确定是六九式手枪留下的。”
  “那你干嘛还要把我叫进来?”
  “我对我的丈夫一伙早就十分痛恨,我在他眼里不过是一个玩具;他们现在的做法迟早会暴露,我也感到十分害怕。叫你来就是为了加强我的力量,最起码也可以给我壮壮胆。退一步说,不叫你来别人也会来,这是迟早的事。”
  “你准备怎么样?”
  “我想美容中心因为不违大法,很难找到重大证据。我们可以先搜集他们底下人强奸、抢劫的罪证,先把他们的羽翼搞掉;然后针对他们贿赂高级干部的行为再把他们弄倒;至于拍黄色电影、制盗版VCD、淫秽卖淫这些都是现成的,为了不惊动他们,咱们最好还是掩旗息鼓慢慢来,要弄就弄大的,怎么样?”
  “云姐,我听你的,那你今后怎么办?”
  “我已经是脏人一个了,能立个功保住自己是最好的,实在不行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你放心,会好一点儿的!”
  “扬扬,你那职业不容许乱来,不过为了麻痹他们,你也要委曲一点儿,该干什么干什么,反正你也不是处女了,我会保护你的,行吗?”
  “好,我听你的就是。”
  那天我们喝了不少酒,从不过度饮酒的我也不胜酒力了。这顿饭从中午一直吃到傍晚,最后我们相互帮趁着回到了她的宿舍。
  “你先住这儿,明天我再给你安排住处。今晚我先陪你,为今天你的失身陪罪,你可以尽情的玩我,不要手软。”
  她拉开了柜门后的一扇小门,好大的一间密室,室内空调、灯光一应俱全,高档沙发配着宽大的卧床,一面特大镜子挂在墙上。她推开一扇磨砂玻璃门,里面是地道的桑那浴,双人浴池早就有人放满了水。
  见我疑惑地看着四周,她微笑着∶“放心,这里没安摄像机。”
  “这里是我先生专门设计的,今晚你先玩我,说不定哪天,你在这儿也要倒霉;与其那样,还不如先实践一下。”
  “唉呀,云姐,你说得我心跳的很。”
  “来吧!”她边搂着我,边脱掉我的衣服。在一个脸池旁,她认真地拿掉了我的各种秘器∶“你可不要用这些来对付我,你是我见过的最毒的小妖女!”
  “云姐,既然你那样坦诚,我们不如结为姐妹吧!”我诚恳地跪在她面前∶“等我脱了衣服,我们就这样赤裸裸地结拜吧!”
  ┅┅洗完澡后,我们双双躺在床上,相互亲呢地吻着吻着,一会儿又紧密地拥抱在一起。在桔黄色的微光下,云姐雪白的身体呈半透明状,一双大眼睛闪着智慧的眼神,浓黑的蝉眉、长长的睚尖,胆鼻、樱唇、红更加一头黑发,无妆已显娇媚,轻喘又现生机;在圆滑的肩膀下有微显褐色的腋窝,浑圆的脖胫下微凸出两根锁骨,适度隆起的胸部托着一双香乳,一对奶头带着浅褐色的晕圈,缓缓地起伏着;狭细的蜂腰和柔软的小腹上闪着一点红脐,略显丰满的臀部下长出两条修长美丽的腿,白白的大腿根部点缀着一丛芳草。
  我看着、爱着、吻着,一会儿轻轻地吻她的面颊,一会儿用力啜她的奶头,一会儿又狂舔她的阴部;我把她的两条大腿抬起来顶在肩部,用手掰开大阴唇,两只拇指用力揉着她的阴蒂,而后又舔她的小阴唇;很快,云姐和我就娇喘吁吁了┅┅当她也这样弄过我以后,我们俩又将电动阳具插进阴道,互相拥抱着开动起来,当我们都达到高潮时,两股淫液顺着阴部流了出来,而我们已进入半昏迷状态了。
  第二天,云姐带我参观了整个美容中心(包括电脑、VCD和影视中心),我将这里的情况用甚高频无线载波传到了楼对面,我们已掌握了初步的证据,但我也叫毅他们不要轻举妄动,把重点放在调查帮凶上。
  自从那天晚上以后,我和云姐的关系已经像亲姐妹一样,经我的提议,公司又做起了美容食品、药品的生意,获益扉浅。当然,我也必须尽力接待那些极少数十分尊贵的客人,无论他们提出什么奇怪的要求,都要使他们满意。有一次,我接待了这样一位┅┅?罪证(下)
  不久,云姐说的那一刻很快就到来了。这座大厦的男主人公(董事长王力)
  来到我们的密室,他高高的个子、白白的面皮、清秀的脸庞,就像是在哪儿见过似的。
  我们三人更衣共浴之时,我立刻发现了他肚皮上的蝶状红斑,原来是他┅┅他将我们俩绑在两边后,当着云姐的面用种种淫具向我展开了攻击∶他把我的两条腿极度叉开绑住,先是用乳房振颤器吸啜振动我的胸部,后又用电动阳具插入我的产门加大马力振动,在给云姐灌食了春药后,慢慢地用各种姿势奸污了我。当他所有的欲望得到满足后,他又把裸体的我和云捆在一个长形的餐桌上,把他的朋友们叫来在我们的身体上进餐。
  有一天,来了一个风度翩翩的男士。云告我非我接待不可,于是我微笑着把他迎进密室。一进来他就捆住我的双手,脱下我的裤子、内裤后,叫我坐在洗肠器的喷嘴上,加压后我顿觉小肚子澎涨起来。“唉唉!快停下!”我实在受不了了,立刻便到便池里。就这样,又连续洗了两次。
  他把我的下体清洗干净并把我重新捆绑后,我已经成了粽子∶头插在裆下,两只手臂绑在腿窝里,别提多难受了。他把我提到床边上,用专门的括约器插进我的肛门,并逐渐地扩大。
  当他认为一切都准备好后,才掏出他的阳具。我一看差点晕过去,妈呀!比铁锹把还粗。当他将那个冤家插进我的肛门后,我立刻感到耻部撕裂了。事后才知道∶他是副市长,一位年轻有为的国家干部。
  就这样,不知不觉过了半年,有云姐的支持,我们的工作进展得十分顺利,有几十名强奸、轮奸的嫌疑犯被捕;而王力一伙利用圆苑美容中心拉拢、腐蚀国家干部,容留妇女卖淫和制造、贬卖黄色VCD等等罪行均已证据在手。这时圆苑已被停业整顿,为了便于工作,我俩又随云姐搬进王力和云的家,文苑别墅。
  有一天,云把我叫到一边,将录有王力残害妇女的光盘交给我,叫我赶快离开这里。想起我们这半年的友谊,我的眼圈湿润了,我将特制的宝贝金戒指给她戴上,叫她有危难一定要给我联系。最后,我带着光碟离开了文苑别墅。
  一天,我正和黄甫毅在市区调查案情,突然传呼机响了起来。我拿起手机,接通信息中心后,值班员告诉我∶我留给云的报警设备正在报警,GPS定位系统指示方位在文苑别墅。
  我们俩很快就赶到了别墅,大门外看不出任何徵兆,我们一窜就上了二楼窗台,正当我跳进阳台门时,一个黑影向我扑来,我来不及射击就用脚猛踢过去,只听“唉呀”、“扑通”便打倒一个;这时我的眼角发现一道银光射到,身体一偏躲过后,用手枪击中一名大汉,趁他在地上痛苦扭动的当口迅速冲到屋内。
  在我身旁的毅也打倒了几个,我们就这样将七、八个大汉干掉后冲进三楼卧室;突然,我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别动,动就杀死她!”这时我看到两名匪徒架着云,王力正用一把尖刀别着她的脖子;一道绳子将云绑得结结实实,而刀子已将云的嫩肉逼出血来。
  在这种情况下,我一边将枪扔到地上迷惑对手,一边启动握在左手中的激光发射器;一束黄色的光点在电脑的精确定位下瞬间就点了三人的屄,他们立刻瘫倒在地;接着,我们给他们带上了手铐。当我用手机联系时才发现,此地有非常大的电磁场,它屏蔽得用无线电根本无法和外边联系。我们只好押着王力和其它两名匪徒,扶着云迅速离开。
  我们按着云的指示来到一个车库里,这里停着一辆很大的越野车,我坐在驾位上快速启动油门,车却没有像我们想像的那样发动起来;这时,突然在座位的两侧弹出两只钢片紧紧地套在我的胸上,从车顶蓬上伸下两只机械手将我的两只臂膀紧紧握住,巨大的机械力量使我的两臂立刻麻木起来┅┅坐在其它座位上的毅和云也都和我一样,反倒成了敌人的俘虏。
  “哈哈!你们上圈套了,咱们按计划一起到我的农场玩玩吧!”王力看着像小鸡一样的我们,兴奋得脸都变了样。
  “头,怎么收拾他们?”
  “让他们好好享用一下我们特意准备的游乐程序。”
  此时,车内的灯光大亮,两名大汉七手八脚将云捆到前座上,将我和毅的衣服分别扒光,他们首先将我的手套在脖子上捆好,然后将我的两条腿极大地分开后捆在车两侧的固定套里;这时车里后两排座位已被放倒,我面向车后坐在一个特意准备的滑槽上。
  毅被他们将手脚都捆在脖子后,面向我坐在滑槽的另一边,滑槽内早已被抹上一层油;两名大汉坐在车的两侧,一人扶着我让阴道对准后面毅的阳物,一人扶着毅,用手握着毅的阳物。
  正当我想着他们究竟想怎样折腾我们时,车子发动了,并缓缓地驶上公路。
  王力逐渐地加快了车速,突然一个急刹车,毅的身体由于惯性向我冲来,一名大汉用手引导毅的阳物,一名大汉用手扶着我的下体,毅的龟头准确地戳进我的阴道里,车内立刻响起一阵轰笑声。
  由于被俘而受到同伴不情?的奸污,一股被辱的羞愧和对王力的愤恨,使我的身体剧烈地抖动起来。
  当这样“射击”了几次后,王力阴笑说∶“再给他们加点料,使警察先生和警花小姐更兴奋一点。”
  他们一边给我灌下春药,一边往毅的龟头与包皮上抹上激素丙,毅望着自己迅速扩大起来的鸡巴,抱歉地对我说∶“扬姐,对不起,让你受罪了。”我只无奈地摇了摇头。
  这时,车停在了一个荒野处,滑板被放平了,两只机械手抓住我俩的后背,毅的阳物已插进了我的阴道,汽压机开动后,机械手一推一拉地使我俩进入了高频率的房事活动。
  由于春药的作用,我迅速地走上了高潮,两条腿被缚的麻木感及毅庞大的鸡巴,更增强了我的快感,不一会儿我就娇声大起;而毅也在快速被动抽拉和“叭叽、叭叽”的声响下很快进入了高潮,不久就精液四溢。
  “王力,你好混蛋,你用这样的手段对付他们,知道有什么下场吗?”
  “啪”的一声,王力用劲抽了云一个嘴巴子。
  “什么下场?正是因为他们是我的一对筹码,我才不?损伤他们。而你就不同了,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不用着急,到了农场再好好收拾你,你先准备好你的下场吧!”王力恶狠狠地说着。
  车子又开动了,行程既远车速又快,看来云姐好像早知道有个农场,她已陷入了沉思。
  路上,当两个大汉轮流奸污着我时,不知怎的,云姐也好像进入了高潮,她哼吃吃地凑上来狂吻着我;正当我俩口舌相交的时候,一块金属物体落入我的口中,我一试就知道是那枚万用戒指,我明白了∶云姐是想利用它让我知道一些信息,并用它向敌人复仇。
  经过近三个小时的长途颠颇,我们终于到了王力的秘密据点,一个叫农场的地方。一路上,我受尽了敌人的折磨,但后来才知道,这仅仅才是种种新花样的开始。
  这里是浙西的一处山地,不高的群山环抱着一片坝子,虽经长期经营,但没人知道它的真正用途。我们被带到一间像欧洲古堡一样大厅里,大厅中央有一个特大的时钟,在一个很大的大理石圆池上,周边是用镀金铜料铸成的时刻,中央有一根5米长的钟摆以地球自转的速度摇荡着。
  王力和他的帮凶们将摆停下来,他们扒光云的衣服,用一种复杂的方式捆绑到摆锤上∶怀抱摆锤、手脚向上缚在链上,肛门和阴道极大地暴露出来;钟摆再次启动后带着云姐反复摇荡着,十二个大汉坐在时刻上手握阳具,用庞大的龟头戳着荡来的云的阴部和肛门;匪徒们一边大笑着,一边向没有戳准的大汉灌酒,云紧咬着牙一声不吭,裸体的我和毅被绑在两根柱子上目睹着这一切。
  两个小时后,我们又被带到一座花园里。我和毅两腿极大地分开后和手一起绑在棍子上,棍子固定在两棵小树上;我的阴道里被抹上糖浆后紧贴着草地,毅的阳物被抹上羊汤。一会儿,一群蚂蚁爬到我的下部,真是奇痒难忍;而毅则被一只小狗舔来舔去。
  云被他们捆在一个架子上,两腿向上大叉开,王力让手下先是牵来一只大黄狗,在人的诱导下,黄狗用力肏着云;片刻后他们又牵来羊和猪,这些畜牲轮番向云施暴,而这一切好像早就训练好了,十分熟练和自然。
  弄了近一个小时后,他们又拉来一头发了情的公驴,我看见云恐怖的躺在被升高的架子上,阴部已经被各种动物肏得红肿起来,而驴却被刺激得不断窜高,一条驴鞭长长地耸起,像小蛇一样黑粗黑粗的向云的阴部伸去。
  我不忍再看,扭过头去,只听见“啊~~”的一声撕裂肺腑的惨叫声,只听见有人说∶“进去了!进去!裂开了┅┅”
  我和毅被蚂蚁和小狗折腾了一阵后,被他们带到一个水榭下,只听王力说∶“哥们,咱们该休息休息了,把他们招的美女都带过来。”
  只见圆苑中心的那些特聘生们一共八个人都被带来,王力叫她们把衣服全部脱光,在水榭对面的平台上一会儿跳舞,一会儿唱歌,一会儿弹凑。
  “把这两个贵宾请上佳座。”
  他们把我和毅面对面捆到一起,把毅的阳具插到我的阴道里,然后把我们俩吊到亭子中央,亭子旁边围着一圈木桌,他们坐在桌子上;小伙计们摆上了各种饮食佳馔,他们一边吃,一边拿我们说笑。
  开始还是说说笑话,一会儿他们斗酒兴起后,把我们荡起秋千来,每当我们荡近一人,那人就用阳物捅我们的肛门,谁捅不着就要罚酒。后来,他们又把我们反过来绑在柱子上,一边往我们的头上倒酒,一边往我们的性器上进攻。
  他们闹了一阵后,天气黑了下来,王力又让那八个美女弯下腰绑在亭子周围的木栏上,此时她们的肛门正好冲上,几个汉子在她们每个人的肛门里都插上一把特制的电石火炬,一人大笑着说∶“美人厥着屁股望天,有板有眼。”
  这时他们把我和毅的绳子解开,逼着我们当众做春宫表演。只是到了此时,我的两手才得以松开,我迅速将嘴里的万能戒指的特殊开关打开,准备条件成熟时能加以利用。
  这些人一边喝酒,一边拔开美女肛门上的火把,把粗粗的阳物插进美女们的阴道和肛门中。这时,一名匪徒把我摁得蹲在地上,让我口冲上,用嘴含住他的阳物来回抽拉,我乘机将嘴里的药舔到他的龟头上。
  一会儿他便大叫∶“太舒服了,太舒服了,这个小妞儿的嘴真有魔力,大伙儿赶快来呀!”他们不知是怎么回事,都争先恐后地来插我的嘴。那种男人大鸡巴的麝香味道和精液的腥气呛得我差点背过去,但是为了放倒他们,我拼命挣扎着将所的人的龟头都涂上药。
  “为了今夜的特殊享受,大家快乾呀!”王力头一个干了一大杯。
  当所有人都干了后,我的计划实现了∶这几个头儿和大部分帮凶都躺倒了,我趁机将八个仕女和毅的绳子解开,这时我才得以发出无线警报,并将GPS定位信息传回总部。
  找到云后,她已经奄奄一息了,由于肛门和阴道全部撕裂,她整个下部鲜血淋淋。我迅速给她做了止血包扎并上了药,她清醒一点后让我扶她上了那辆特种汽车,我让毅在这儿等候并控制局面,然后在夜幕的掩护下以非常快的速度将王力用麻袋装上汽车。
  我开着车,按云的指示拉着王力来到一处高山的悬崖边上。我们把王力拉出来,脱光他的衣服后也把他撅着捆起来。我们从车里拿出一根极细的导爆索,我用手握住王力的阳物推拉几下后让它澎涨起来,很快将导爆索插入龟头输精管,另一头插在一个特制的雷管里,雷管被装在葫芦状的容器里,小头是雷管引火装置,大头冲上装上汽油,我们将葫芦容器用力插到王力的肛门里。
  就这一下痛得他大叫,并不断哀求我们饶了他,说如果我们放了他,他给我们一百万美元。
  云说∶“你那些钱还不一定有我的多,我早就准备好了,你去死吧!”
  我说∶“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就是你们在十年前强暴的那个女兵,今天你的末日到了。”
  说完,我们就往他屁眼里输进一公升液体炸药,并点着了王力屁股上插着的葫芦状火把。我们把他放在悬崖边上后开车到100米外,用望眼镜注视着他屁股上的火把如何烧完,如何阳物爆炸,最后王力整个身体被炸成粉沫。
  等到一切都结束后,云让我开着车向悬崖驶去,到了悬崖边她把我推下车,我以为她想自杀,拼命把她往下拉,她说∶“有缘的话,你我会见面的,你打开我的录音就知道了。”车终于掉下了悬崖。
  此案结束了,我带着一些遗憾、带着一些惆怅离开了公安局,我也没有和毅结婚,不过我们成了非常好的朋友。
  你要问为什么?因为我听了云给我在戒指里录的音,她在慷慨陈词一番后,强烈邀我再进行一番新的事业,而我们这一辈子都不要结婚。我经过一番思索后接受了她的建议和邀请,并在一处只有我们俩知道的地方找到了云,我们已经成了亲密患难的姐妹。
  至于为什么她掉下悬崖没有死?因为那是一处经心处理的悬崖,车下去后,人能准确地弹射到一处秘密据点里┅┅「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