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生活情感 > 正文

色情選美會

作者:admin人气:1191来源:

.
全球华人最大的援交女性息平台,就在兼职性息网:www.dgsn988.com,狼友们必备的打炮神器。


  香港是個美女聚集的地方,尤其是娛樂地區更是各式各樣人種的美女雲集之地。日本一些私人團體來香港,舉
辦了東方選美大會,來自東南亞地區各國的美女,集中在香港一家大酒店。


  今天準決要選出十名優勝佳麗,而後再選出冠、亞、季軍三名美女。冠軍者即本屆的東方小姐,可得重金獎賞
及免受觀光東南亞各地一個月。報名者限為現職模特兒的未婚小姐,年齡在十八至二十五之間,中上程度學識即可
參加選美。


  在酒店頂樓的圓型大廳中,大舞台上正有復選出的二十名美女在來回展示姿色,以決定優勝十名台下,坐滿了
東南亞各界人土。


  李大富這個好色之客,自然也受邀請入席中。他的身邊常隨侍著兩名動人美女,右面坐的一個日本人山口一夫,
就是此次發起選美會的主要人物之一,東洋俱樂部董事。


  山口一夫一副色迷迷的笑態在觀看。這時轉首向大富說︰「李君,看來當地的欣欣小姐大有希望入選呢!」


  大富回首一笑說︰「貴俱樂部的白川和子小姐也夠水準呢!看來要入選出前二名是大有可望的呀。」


  「哈哈!」山口一夫太笑著,點點頭說︰「和子小姐的確是個美人兒,麗質天生,不過……。」


  大富怔了一下,看看身邊兩名美女說︰「珊珊,你們先去準備一下。」


  「啊!」兩名美女點點頭,馬上往外面走出去了。


  大富對山口一夫說道︰「山口董事長有何指教?」


  「大富兄,你的邭庹娌诲e,雖然你尚年青而喜自由自在的作樂,可是我這個東洋老哥就和你不同,一生忙於
各項業務發展,至今年過四十,還尚未結婚。」


  「你也要我作媒?」


  山口一夫笑笑說︰「呵呵!李君,老哥正有此意,我想李君也未正娶,咱們為何不來個互相呼應?你介紹貴地
那個漂亮小姐給我,我介紹和子給你。」


  大富笑笑回答說︰「這個好辦!」


  山口一夫笑著,更低聲說︰「咱們決計來個先上車,後補票,馬上就可解決了。」大富搖搖頭說︰「很對不起,
這種勉強人家的事做不得,弄得不好,麻煩可大哩!我實在無能為力!」


  山口一夫呆了呆,色眼一陣急轉,心裡有點不快的說︰「也好,那就如你所說的,不勉強吧!」


  「對不起!」


  一會兒,台上的主持人,銀座夜總會的女經理白川由美,微笑地走到台的正中向大家說︰「各位,現在我們馬
上就要選出得勝的十位美麗小坦,評選的先生們已決定了名單,現在我就開始公佈了。」


  她拿起一張名單,接著念道︰「香港欣欣小姐、菲律賓娜娃小姐、澳門夏麗小姐、日本和子小姐、韓國白梅芳
小姐、泰國莎蜜小姐、台北蘭花小姐、越南阮香小姐、印尼文妮小姐及新加波露儀小姐。


  「拍拍拍!」一陣鼓掌之一後,台上已分別站排了十位入選佳麗。主持人由美小姐,看了看一字排開來的十位
半裸玉體的美女,接著她又向台下嬌聲說︰「各位都已詳細看清楚了嗎?現在就要再選出冠、亞、季軍了!」


  「呀!香港小姐不錯呀!嬌滴滴的!」


  「我說日本小姐最夠迷人!」


  台下的人們又議論紛紛。不久,由美小姐意迷人的點了點頭,手中拿到決賽名單,微笑著說道︰「現在馬上宣
佈前三名佳麗,相信評審先生們決選出的,定和大家的意料差不多。」


  她手中名單向上一揚,大聲說道︰「第三名小姐是台灣小姐。」


  台下拍手的,噓叫聲起,從台上的十位美女中走出一位材材苗條、性感動人的台灣梨花小姐。


  「好!好!不愧為第三名的美人兒!」


  山口一夫問道︰「李君,你看這台灣小姐如何?」


  「哦!不錯. 」大富倒也一陣心動的看了看那個得到第三名的梨花小姐,點了點頭說道︰「她倒真是個嬌美的
尤物。」


  台上主持人接著高呼︰「得第二名是日本和子小姐。」


  台下眾人又是一陣喧嘩. 「追日本小姐細皮嫩肉,身材又豐滿. 真是實至名歸!」


  「喂,快宣佈呀!第一名到底是誰呀!」


  台下的眾人不停地議論著。主持人的手一學. 台下忽地寂靜無聲。只聽到白川小姐大聲地說︰「本屆的冠軍是
香港的池娜小姐。」


  「嘩!」台下馬上震動起來。大富冷靜地坐著,他微笑的點點頭,心想︰「這一次客串的參加,想不到池娜竟
能拿到第一,可真夠神氣一下了,呵呵!」


  大舞台中失站著一位身材動人,肉色雪白細嫩,氣質高雅的美貌佳人的池娜小姐。她臉上流露出意料之外的興
奮神態. 她一直在甜迷迷的微笑若,由主持人白川由美小姐為她戴上了東方小姐的后冠。


  立刻有一群記者困上台前大拍冠軍美人照。祝賀的人也一一上前和她握手。過了不久,大會也就告終結了。


  這天晚上,在銀都出酒店,池娜小姐從浴室淨身出來,忽然一隻粗壯的毛手,一把將她她的玉臂,拉入房中去。


  「唉呀!李經理別這樣嘛!羞死人了!」池娜小姐叫著。原來她已被李經理剝下包裹著肉體的浴巾。但見白嫩
又尖挺的一對半球型的肉峰、渾圓的肉臀和修長的玉腿間,那一個迷死天下男人的銷魂洞嫩突突,在陰毛稀疏中,
銷魂洞裡鮮紅的小肉縫兒傲呈出來,尤其兩條迷人的玉腿,此刻正被人大字分開,且被抱向一面鏡子前,色相大開,
好不誘人。只弄得池娜小姐大叫道︰「我不要啦!你就會欺侮人!」


  而抱她逗弄的人正是大富。她雖然爭紮著,卻仍是一副嬌羞迷人姿態. 大富今天十分衝動,一把抱住美人玉體,
玉門大開對鏡無弄了一會,就將她橫放到床上,他不停的手口並上,嘴巴吸乳,毛手探入她的洞穴內,一陣上下挑
撥的逗著這個如花似玉的美人兒。


  池娜的春情被挑起,大富又是挑情的老手,只弄得她再也忍耐不住,不斷地收縮著她的風流小穴。發出了陣陣
的「滋滋」聲。


  大富抬起頭來,笑著說道︰「寶貝,我就知道有辦法拿第一,我眼光不錯吧!」


  大富笑說著,開始脫去自己身上的衣服。


  池娜忽又嬌羞的叫著︰「不要嘛!」


  只見大富泰山似的建壯身體,底下那物有七八寸長,對著她嬌嫩的肉體一壓而上。抬起她那白嫩的腿兒,握著
大傢伙就一插而入。


  她大叫道︰「哎呀!你輕點,人家那地方還痛,不要嘛!」


  大富安慰道︰「寶貝,前兩天給你開苞時,我不是說過嗎,第二次玩時,你會越來越舒服,越玩越想玩。」


  池娜小姐一向膽子並不大,個性也溫順,就在前兩天晚上,她很敬重的大富,終於以他的財富和人品,在半誘
惑之下把她開封了。


  那一夜,嫩穴被插得痛了足足一天。現在,他又重來,池娜小姐只慌得王手急掩著小嫩穴,她被嚇得粉腿直抖。
大富弄了半天,見仍不得其門而入,煩得正想用上硬功,忽然房門外傳來矯滴滴的聲音︰「請問這是李大富先生臥
房嗎?


  「啊!經理,有人找你嘛!」池娜急急推開地。


  大富不由得掃興的滾下嬌軀,一面穿回衣服,一面沒好氣的問︰「誰呀?」


  「是我呀!白川由美。」


  「白川由美?」大富失聲脫口叫了一聲。


  白川由美,那個雪白細嫩的日本貴婦人,那充滿性感的嬌軀,似乎比她的妹妹白川和子更成熟動人。大富這位
風流闊少,一聽到新認識的女人來找他,不由精神煥發,迅速開門了。


  房門一開,果然是那個秀麗動人的日本性感少婦白川由美。大富剛想上前去挑逗她時,不料這位日本美麗少婦
竟如梨花帶雨。


  她悲憤地說︰「你就大富先生嗎?事情不好了。」


  大富忙問道︰「發生什麼事了?」


  她又急又恨的說︰「聽說你那個山口一夫的朋友,這次來到此地辦甚麼選美會,竟然是一項大陰郑 ?/p>
  「陰郑俊勾蟾徊唤?糇×耍?麊柀U「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白川由美激動的說︰「山口一夫這個吃女人血的大色魔,這次學辦選美會的目的,明是選美女,其實是暗害女
性受苦受污。」


  大富看事態不妙,忙拉著她的手安慰她。


  她非常擔憂的說︰「大富先生,所有的優勝美女,除了第一名池娜小姐外,其他九名美女在入夜後,突然全部
失蹤了。我找遍了這家大酒店也找不到她們,就連山口一夫那王八,也一起不見了。


  大富和池娜聽了,都覺得很意外。但大富冷靜地說︰「白川小姐,你也不必太著急了,我們一起想想辦法吧!」


  當天晚上,池娜獨自一人在大廈的天台花園散步。寧靜的夜空中,忽然傳來了一陣飛機聲,那聲音越來越近,
池娜不由向空中一看,竟然是一架小型直升機. 「吱呀!」一聲響,直升機落下了一個網狀物體,直向她的頭頂罩
來。


  「啊!救命呀!」


  池娜小姐來不及大聲叫,那網已整個套住了她的嬌軀,只嚇得她昏了過去。


  「不好,想不到色情黨來這一手!」


  黑暗中埋伏的大富一見不妙,忙用出了所有吃奶力氣,就在直升機向上飛走之時,他用力一衝而上,抓住機輪
鐵架。就這樣,直升機帶走了池娜和大富二人。


  幸好很快的,直升機又向另一處的大廈天台上降落下來,抓著機輪的大富看準機會先跳下來,躲在一邊。


  歹徒們有二人,似乎沒有察覺到大富。他們興奮無比似的,抓起昏迷的池娜小姐走進了大廈中。大富也趁機跟
進來。


  兩個興奮的歹徒,抱著池娜小姐進入了一間豪華大套房。他們把她放在床上,呆呆看著,吞著口水,然後把池
娜小姐脫個精光,玉體盡露。


  大富躲著向門內看得怒火上升,正想不一切的先救池娜,忽見兩名色鬼似的歹徒脫光了她的衣服,並未有進一
步行動。


  只聽一名歹徒說︰「這麼美妙的人兒,難怪老大急著要吃呢!」


  另一個說道︰「想不到這麼容易就把她抓來,老大可高興死了!」


  兩個歹徒互相談笑著。接著,他們拉了件床單,替池娜一絲不掛的玉體蓋上,一個歹徒還忍不住在她私處上摸
了一把。


  另一個則罵他說︰「你想死了!」


  「啊!是,是巾不得!」


  兩個歹徒走出了套房。池娜小姐漸漸的醒過來了,她感覺到全身光溜溜的,又怕又羞的拉著被罩包著身子奔向
房門. 但是房門上鎖了,推也推不開. 她哭泣著,忽然門縫塞進一張紙條,只見上面寫道︰「寶貝,別急,有我在,
按照原計劃進行,切記。為了消滅色魔黨救人,請忍耐一下。」


  池娜看了字條,她認得是大富筆跡,這才定定神,一咬牙又回到床上去。


  大富跟著兩名歹徒下了樓梯,來到一個大廳中。他躲在布簾後向內偷看。只見那該死的色魔山口一夫正坐在大
椅上。


  他的右面坐著的,竟是他的合夥人啟田先生。大官不由懷疑的暗想道︰「咦!


  白川由美不是說啟田先生也受了他的騙嗎?難道她也受啟田的騙了?」


  「哈哈!」大廳之中,左右坐在大椅上面的啟田和山口一夫,忽然發出一陣色笑。山口一夫向兩名歹徒說︰「
好!你們幹得好,你們能夠順利抓到了我那心肝美人兒池娜小姐,來人呀!給他倆重賞!」


  「是!」一聲答應,山口一夫背後的四名「女武士」,一名走出拿了兩包物件送給那兩名歹徒。不料這兩名歹
徒也是色中餓鬼。一名說道︰「山口老大,我們不要禮物,請送一個美人兒供我們玩弄一夜,就感到非常的滿足了。」


  山口哈哈大笑道︰「好!好!真是有其大必有其小,老子就送一個美人兒供你們洩洩火吧!」


  他一面說著,一面望著啟田。啟田年已六十,這個老色鬼瘦瘦高高的,臉紅紅的,大概是吃多了女人的淫水吧!


  他點點頭,起身轉向後面手按在窗架上一壓。只聽「吱」的一響,那個大窗架竟是個秘密機關,立即現出了一
個大套房,房中擺列著一排沙發椅,上面坐滿一排全裸的美女。細看之下,這一排全裸的美女,正是九名失蹤的入
選的各國佳麗,兩名歹徒只看得口水直流。偷看中的大富也看得一顆心亂跳。


  這一排肉彈又是個個嬌美如花,使他看得心中發熱,他忙咬牙定定神,因為來的目的是救人。這時只見到啟田
這老色鬼色迷迷的在九名美女前走來走去,一時摸弄著她們的乳房。一時挖挖她們的陰戶,他滿面淫笑著說道︰「
這九名各地的美人兒,只有本國白川和子、新加坡的文妮,泰國的莎蜜小姐和越南的阮香小姐四個已不是處子身,
其他五個仍原封未動,所以能供你現弄的……」


  他頓了頓,又說︰「就讓泰國小姐這肉感尤物供你們發洩一夜吧。不過記著,不能玩過火,這些美人兒明天一
早就要送到中東的阿拉伯商人船上去,要當女奴販賣,可不能弄傷了一點皮毛。」


  兩名歹徒樂得連連道︰「是,是!啟田先生,我們一定小心玩!」


  他們兩人興高采烈,匆匆上前鬆了泰國小姐的捆綁,合力抱起了不斷掙扎的泰國小姐,往大廳去了。


  這群落難的各地美女,她們有的羞得昏了過去,有的不斷流淚,因她們嘴裡都塞著布,雖然痛苦,卻無法叫出
聲音。


  她們心中也在恨悔,誰叫她們太愛慕虛榮,報名參扣這個私人學辦的選美大會呢?這些女郎哀怨地,怒視著他
們。兩個大色魔卻在淫笑。


  山口道︰「啟田兄,我們照這種選美的辦法,再到亞洲各國大城市去弄一些國際人肉來,如此下去,嘿嘿!不
出一年定成大富了!」


  啟田也奸笑著說︰「呵呵!不錯,今夜咱們就先開封,慶祝一下。」


  山口一夫淫笑著說道︰「好!我先要那個嬌嫩嫩的印尼小姐開刀。」


  啟田拍拍他肩頭說︰「山口老弟,這樣吧,今夜開封的兩個美女由你大吃一頓。」


  「那……那你呢?」山口一夫呆了一下。


  老色鬼啟田嘿嘿笑說︰「那第一名的池娜小姐就供我先拔頭籌了。」


  「這……」山口一夫猶疑不決. 啟田像流出口水來似的說︰「這樣吧!那些未開封的五名處女全由你先拔頭籌,
我只開那個池娜小姐一人就可以,就這樣好吧?」


  山口一夫有些不捨,但看著綁住的一排八名美女,各個也美如天仙,不由得咬了咬牙說道︰「好吧!不過咱們
得說話在先,那池娜小姐我要留下來,而且以後只可以我一人能玩她。」


  啟田大樂笑說︰「呵呵!老弟,你放心,老哥只要能夠開了那第一名的池娜小姐的苞,其他一切都由你。」


  「好!我們就這樣決定吧!」


  兩個老色鬼得意的大笑著,氣得躲著看的大富,又想衝出來好好的教訓一下這兩個失去人性的色鬼,可是,老
色鬼們各自帶走所要的人時,他又不知先如何下手。


  自然,池娜那邊已交待過,可拖時間,這邊他決定先救八名美女。但還有一樣妨礙的,就是大廳前各有一對女
衛士。大宮一向是不願和女人動手打架的,只好用計先把兩名看守山口一夫房門的女武士,誘到浴室裡面。自然他
用的是「美男計」。


  只見他脫光了衣彷,頂若一條標準型的七寸大肉蕉,配合著他那一身強壯美男子的架勢,向女武士走去。


  兩名姿色不錯的半裸著肉彈的女武士,忽見英俊裸體的男人出來。兩女也是淫娃一流,一時也看得呆住了。


  當大富走近,一手抱住了她兩個肉彈似的乳房時,他瘋狂的吻著她倆的香唇及生滿暗瘡的面部。兩名女武士喘
著氣說︰「你……你是誰?」


  大富邊吻邊說,「啊!我是山口先生的好友李君,你們忘了嗎?」


  「哦!李君,好像聽說過,可是你怎麼來到這裡呢?」兩名女武士被挑逗得慾火中燒。他不停的扣弄著兩女三
角褲內的小穴兒,一面左右忙著吸吮兩女解下乳罩的乳頭. 不一會兒,二女就被誘到浴室,大富一咬牙,狠了狠心,
先抓住一名肉彈,抱住女人的大白肥屁股,吐了一口口水在屁眼上。提起肉捧,狠狠的插入大自屁股中。「唉呀!
我的媽呀!」那名女武士想不到這值英俊的男子李君,竟是這麼粗魯,強行插入後門,而且又是猛衝而上。只插得
她尖叫一聲,昏死過去。


  另一名女武士,只嚇得叫道︰「你,你怎麼能混進來!」


  可是叫聲未完,大富已抽身的猛壓而上,扭住她後背使她伏在地上,又抱著她一陣亂擺著的大屁股。他狠了狠
下心來,大肉捧抹上一些口水,一鼓作氣的,也開了這個「女武士」的屁眼兒。


  「媽呀!」她也痛叫一聲,屁門裂開昏死過去。


  大富十分刺激似的,大肉棒整條盡插在在女武土的小屁眼內窩了一回,「叭!」一聲又拔了出來。他匆忙的穿
回了內褲,連長褲也來不及穿了,就匆匆的趕出來,救人心切,口入口庖中來。


  只見首先遭劫的是菲島的小美人,十七歲的伊娃小姐,她苦叫無聲,一雙白嫩的玉腿被山口一夫用力一拉,鮮
紅的小穴突了出來。一下子,就被男人粗硬的大陽具插進去了,山口插破了「南洋穴」,姦淫了十分短的時間就抽
出肉棍來。他走到第二名印尼小姐文妮跟前,也依樣拉開了美人的玉腿,大傢伙狠狠的插入印尼小姐的陰道中去。


  山口一夫意猶未足的要再幹下去。他想一口氣先採了這五名處女穴,然後再好好玩弄她們。當她要對蘭花小姐
探進的時侯。忽然一陣敲門聲傳來,而這一突然的變化,幸好救了蘭花。


  老色鬼沒好氣的挺著傢伙,對著閉路電視一看。只見門外走來了一名大美人,竟是白川由美和李大富的兩名隨
身帶來助手馬氏姐妹。


  躲在一旁的大富也看到了。大富著急起來,其宜白川由美也萬萬想不到山口一夫的合夥人啟田先生也是個大色
魔。這時已夜半三更多了。白川小姐在酒店中,因一時失去了大富和池娜的消息。她輿大富兩名助手協商下,決定
再找啟田先生問一問山口一夫的背景,以變對大富破案有幫助。豈料不到啟田先生正是個元凶之首,一下子找上門
來,正如送羊入虎口。


  池挪迷人的肉橫躺在床上,老色啟田來到時,她怔住了,她想不到啟田也是黨徒之一。為了照計劃行事,她是
只好是準備委屈一下子了。


  老色鬼像瘋狗似的,在她的肉體上下其手。捏弄著她豐滿白嫩的大乳房和撫摸著渾圓臂部。當他強行拉開兩條
嫩腿時,老陽具一頂就想深入穴中去,池娜急得纖腰扭動,肥臀一扭一擺的。大腿開處,一個迷死人的紅肉縫裂了
開來。


  老色魔看得流口水,傢伙硬得似鐵. 池娜又急又羞的閃躲著。可是當老色鬼忍不住把手指挖進她的嫩穴時. 忽
然臉色一變,大叫道︰「啊呀呀!該死的,是誰破了你這個洞呀!快告訴我!」


  老色鬼變得一副可怕相,吃不到原封的第一次美人洞,他氣瘋了似的,脾氣漸漸狂暴起來。池娜嚇得忙定定神,
妙目一轉,忽想到個妙計,急說道︰「大老闆,人家的洞兒被兩佰壞蛋抓來時,給他們強姦去了。」


  池挪有意把啟田的火氣轉移到兩名抓她來的歹徒身上。其實她的處女是給了大富沒幾天。她也夠狠的,要先讓
壞人們狗咬狗一下。


  啟田果然氣得身子顫抖,咬牙切齒地說道︰「該死的狗東西,竟敢偷吃,老子還送了一個泰國美女供他們玩樂,
真是氣死我了!」


  啟田怒氣沖沖的,不知他心裡想著甚麼,忽然一回頭,狠狠看著池娜的穴兒,池娜嬌羞地把雙腿夾了起來。


  正好這時,一陣鈴聲了。他生氣地說道︰「山口,是不是你在叫門?」


  山口在門外說道︰「啟田兄,那個大美人兒白川由美小姐來了,還有我那個李姓朋友的兩名女秘也來了。」


  「呸!甚麼朋友,他的女職員池娜已落入我們手中,咱們早已和他結仇了,吃脆連她們也一併下酒作菜吧!」


  「下酒作菜?」山口一夫回頭質問,他說道︰「啟田兄,我那朋友李君曾是武道高手,千萬別和他結仇,咱們
搶他的女人來玩樂,可千萬別讓他知道呀!」


  啟田依然生氣的說︰「哼!知道了又怎樣?」


  「咦!啟田兄,你好像不高興甚麼?」


  啟田憤憤地說︰「去你的,老子當然不高輿,你雇的甚麼好手下?竟膽敢偷吃池娜小姐的洞兒,給老子撿破爛,
這算甚麼?」


  山口一夫大驚道︰「真有這回事?」


  「去你的,你不信,自己來挖挖看!」


  「巳格牙魯,好!老子就去找那兩個混蛋算賬. 」談話一止,山口怒氣沖沖向後房休息室走去。


  啟田恨恨的留別了池娜,開了房門,匆忙中忘了鎖上門,直下樓去迎接白川由美等幾個美女。


  池娜忙趁機穿上三點式,溜出房外。這時的大富,待山口一夫走了後,趁幾混入囚禁美女的後房。


  這時,除了菲籍和印尼的兩位小姐被姦污之外,其他幸未受辱的,一個一個全給解綁恢復自由。這幾名美女對
於英俊的大富救命之恩感激不盡,大富忙引導著她們從後門的防火梯逃走。


  熱情的越南小姐阮香蘭在與大富謝別時,勿匆給他一記香吻,並偷空文謅謅地對他說道︰「李君,承蒙你的大
恩大德,眾女此身已為君再造,願以身報答,並作知友,盼君不棄,明日晚十點在海旁旅館見。阮香蘭代表眾小姐
恭候。」


  大富笑笑,心想,這些貪慕虛榮的女子也真夠開朗。他匆匆正想回到裡面救池美和其他小姐,卻在後門休息室
看到了山口一夫手拿武士刀,怒沖沖的衝進休息室中。他不由得跟上去,放眼一看。只見那位泰國小姐,被兩名歹
徒夾抱著。赤裸裸的兩男一女,摟成一團,她的前陰被插入一條肉棍,另一根則插在她的屁眼內。


  如此前後夾攻,那個泰國小姐已昏了過去。


  怒氣沖沖的山口一夫直走進來,武土刀一揮之下,兩名歹徒各痛挨一刀,手及背都出血了,倒在地上哀號。


  「巴格牙魯,竟敢偷吃老子的禁洞兒。」山口一夫怒斥著,又一刀砍去。


  「哇!老大,我們沒偷吃呀,饒命呀!」


  「巴格牙魯,還敢強辯,殺!」山口一夫瘋狂了似的,不一會兒,兩名歹徒重傷的連滾帶爬的,逃下了樓去。


  大廳裡有不少男女。其中有幾名橫眉豎眼的怪漢是啟田暗中作惡的手下人,其他男是一些男女職員. 一名東洋
美婦人,兩名成熟的少女,正是白川由美和李君的兩名嬌容美貌的女秘書。


  「這位就是啟田大老闆,這兩位是李君的女秘書馬珊珊小姐,和馬玉嬌小姐。」


  「好好,砍迎光臨,請隨我上來談話。」


  他們直上七樓。就在自川由美等人入虎口不久!從走廊方面,這時滾下來了全身是血的兩名大漢. 一時蚬α?br/> 樓下所有男女!


  在一時混亂中,七樓上,李大富已打通電話報了警,然後他急急上九樓先救池娜。這時在七樓中,白川由美三
女被啟田引到大廳來。當他們進廳後,山口一夫竟也匆匆進來大叫道︰「不好了,有奸細,女人全被放走了!」


  「啊!山口一夫!」眾女驚訝地說叫了起來。


  啟田的狐狸尾巳露出,對她們陰笑著說道︰「好了,這是你們自己找上門來,可怪不得我們了!」


  「救,救命呀!」白川由美驚叫著,拚命的想奔向房門口,但是房門已下了鎖。


  山口一六怒氣沖沖的說︰「不知是那個叛徒,竟偷放了所有女人逃走。」


  啟田也恨恨的說︰「可恨,看來我們要好好清理門戶一下。」


  「氣死人了,啟田兄,我看乾脆咱們就先干了這三個雌兒,免得送上門來的肥肉又飛了。」


  「好,先過過癮再說!」啟田一直沒吃上腥,氣沖沖地先撲上三女。但三女拚命掙紮著,一時倒不易得手,之
後山口一夫又一揮手中的武士刀,指著三女說道︰「巴格牙魯,再不乖乖脫褲子,老子就用刀割你們洞兒。」


  「哇!」馬氏姐妹羞得大哭出聲。白川由美咬著牙關,邊脫衣邊苦思對策。不一會兒,自川由美首先脫了個精
光,她低聲向馬氏姐妹說︰二兩位妹子快點脫下衣服吧,委屈一下,免得這兩個大色鬼的一狠下來,弄傷了身體. 」


  她們只好悲傷的,把衣物一件件的脫下來。當只剩下三角褲和乳罩時,兩名老色鬼已刺激得慾火大作。他們也
匆匆的脫了個精光。露出同樣粗粗長長的大肉棒。


  三女顫抖著,低首後退,退到了牆邊。山口一夫淫叫道︰「嘿嘿,好,就在牆上先來一下!」


  他一馬當先,抓住成熟的白川由美,把她直抖顫的大腿向上一推,穴口大開,玉背靠著牆。自川由美叫道︰「
不,不要,你們是惡狗!」


  「嘿嘿,白川小姐,吃不到你妹妹,吃你也是一樣。」山口一夫狂叫著,用力捏著她的乳房。使白川由美痛得
停住掙扎。她不停的流著淚兒。山口一夫卻惡狠狠的,一面抓若乳房揉弄,一面握著肉棍在找她的迷人洞口就想插
入。


  另一邊,啟田也已抓住馬氏姐妹,他把二人一起合壓在地上,一條老傢伙興致無比的直往馬氏姐妹互貼著的陰
戶中要插入。馬氏姐妹身上僅存的乳罩和三角褲,已被老狗扯掉。二女的肌膚一樣的嬌嫩迷人、老色狗瘋狂似的緊
緊壓抖動的二女,一條傢伙亂頂亂刺的。但二女不停的抖動,想一下子插入她們的陰道並不容易,而且兩女又是處
女,陰門收緊,豈易破入。他百刺不進,便不顧一切的放開她們女,找出一條短木棍,想捅破陰門,再登堂入室。


  形勢千鈞一髮,二女幾乎昏過去時,忽然房門被敲響。


  「巳格牙魯,又是那個找死的?」山口一夫怒氣沖沖的放開了白川由美,拿起武士刀向房門叫道︰「是誰?」


  房外傳來嬌滴滴的聲音說︰「房內的兩位好色爺爺嗎?人家是你二老最愛的第一美人池娜呀!開門呀,我來給
你們助興的呀!」


  「啊!原來是池娜安貝兒!」山口一夫對池娜甚是喜愛。他連忙心急的去開門。


  但當池挪小姐一絲不掛,令人銷魂的出現在門口時. 啟田這條老色狼也放了馬氏姐妹,忽地衝上,抱住池娜就
給搶了過來。


  山口一夫不快的說︰「啟田兄,你不是不要這破貨了嗎?」


  啟田說︰「去你的,誰說不要,老子非要弄她一次不可。」


  池娜嬌滴滴的一副挑逗相說︰「兩位爺們,你們兩位別爭嘛,這樣吧,我先跳扭穴舞助輿,你們先玩玩白川小
姐她們吧!」


  馬氏姐妹羞憤的說︰「池娜!你竟變得這座不要臉的殘貨!」


  但池挪咬咬牙關,扭著迷死人的一絲不掛肉體,走向電唱機前,開了最熱門的舞蹈音樂。接著她就大扭大擺起
來,但見那趐胸前一對豐滿乳房,和一個雪白的大屁股狂扭著,誘人至極. 尤其是在狂舞中,大腿開處,小嫩穴一
開一閉的,看得兩隻老色狗竟忘了逗弄三女,口水直吞。


  「呸!不要臉的騷貨!賤貨!」馬氏姐妹氣得大叫起來。白川由美倒是一點兒也不見怪,心想,這妮子定有奇
招使出來。


  果然,池娜狂舞著,吸引著山口二人的同時. 房門前人影一閃,大富混了進來。原來大富在九樓救池挪時,正
好上了逃出來的池娜,兩人溫存了一下,再下七樓來,設計救她們。


  大富跟著池娜悄悄摸進來,以池娜的色相迷住兩條老色狗,然後,他輕徑的掩到二人的背後,雙掌一揮,「咚!
咚!」兩下,馬上智取了老色狗。


  山口一夫、啟田二人再度醒來之時,已是反主為客,兩個大混蛋,被綁在一起,驚怒得呆住了。


  大富說道︰「山口先生,想不到你藉搞甚麼「選美」來欺害女人,過去咱們同是好色之人,也是生意上的朋友。
但是沒到到你會玩色玩得這麼過火,又加入啟田這個大壞蛋的人肉組織,山口一夫,現在你是們色有色報,希望你
出獄之後,好好反省一下,只要玩得不過份,咱們還是朋友。」


  山口一夫羞慚得低下頭來。啟田這老色狗卻仍狂叫道︰「巳格牙魯,老子和你沒完沒了!」


  「哼!啟田先生,你想報仇的話,就等你做一百次生日後再來吧!」


  啟田疑惑的問︰「甚、甚麼意思?」


  大宦看了他一眼說︰「依你的販賣人口案,及不知謿⒘硕嗌賸D女看來,你可能要坐三十年牢以上,信不信由
你!」


  大富說若,房外一陣警車聲傳了進來,啟田這條大色狗,才覺全身都冰冷了。


  時間很快過去,太陽出來了。這是第二天早晨。喜好玩色而並不過份的大富,一向只是和自顆的美女合歡. 這
天早上,在他所住的酒店十褸上,他的臥房陽光已透入窗內來!然而他這時正熟睡著,而他的身旁,嘩!一、二、
三、四,乖乖!竟居睡了四個美人兒。那是自川由美、馬氏姐妹及池娜這幾名美女在感激及愛慕之下,竟破天荒合
作的給了他一次非常「辛苦」的亨受。


  自然,大富忙了整整一夜,一箭四雕,一條「肉槍」挑了四個美人洞,可是也夠累了。尤其馬氏姐妹猶是含包
之身,緊小的陰門,弄了半天才開得了封。


  最後,打若白川由美的要命「嘴功」,方止了大富一夜辛苦。喜好美色的大富,終於能逐一嘗過四名美女的體
態姿勢以及做愛時的種種花樣!


  早上一醒來,他就硬耍池娜給他拿嘴兒吸吮肉棍,把肉棍吸得硬硬又挺了起來,他就玩超池娜的美麗麓後庭。


  池娜咬牙悶挨著大富的抽插屁股,直到他搞得累了,她也軟綿綿的了,他就趁白川這個美少婦在熟睡中,硬給
她也開了後包。


  「唉呀!要死!原來你也是只大色狗呀,不來了!那有人一早就通屁股的,哎呀!哎呀!痛死人了!插破了!
天呀!快抽出來吧!人家吃不消呀!」


  自川由美苦叫若,後庭開花比處女開包更痛!她的叫聲蛐疡R氏姐妹。馬氏姐妹二人,一夜破瓜,穴仍腫腫的。


  大富看得更感興趣,「叭」的一聲抽出了肉蕉,推開白川由美的白屁股,轉向馬氏姐妹。肉蕉對著奇窄的嫩穴,
又狠狠插去。痛得馬珊珊悶叫一聲,直哭著叫饒。


  大富在馬珊珊的陰戶內抽插了一陣子,立刻轉移陣地,攻向另一個紅紅腫腫的嫩穴兒。馬王嬌叫了一聲︰「慢
一點!」


  「卜滋!」一下,肉蕉已沒入了她的包子穴中。


  「哎呀!」馬玉嬌也痛叫了一聲。但這回大富已插得上火,一下下狠狠抽插著。一面也不停的芟手把玩若幾個
美女玉乳。


  大約半小時,王嬌的嫩穴大概是被他插「爛」了,更紅腫得奇突,她又痛又快感的趐昏了過去了。最後大富仰
臥著,玉蕉朝天直立若,由池娜這個大美人又去給他吹蕭。


  這時,電話突然響起了,是熱情的越南小姐阮香蘭大來的,原來眾美女為了答謝他的救命大恩,特地來一個無
遮大會,讓他來一次帝皇般的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