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生活情感 > 正文

梦想之都(116)

作者:admin人气:787来源:

作者:ray1628 字数:4527 :viewthread.php?tid=4903311&page=1#pid92114403



Chapter 116 双盗

当郭玄光走到外面的时候,只见两辆大奔的开蓬跑车呼啸而来。前面一辆开 车的是一个戴着墨镜衣着时尚的男人,那七彩的镜面在太阳的反射下就像刀一样 刮过双郭的眼睛。后面一辆的驾驶室里像是坐了个肉团,把本已窄小的跑车空间 挤压得没剩下多少。

看到如此的画面,原本有很多东西要问的郭晓成硬是把话咽回到肚子里。看 着两辆车绝尘而去,郭玄光低声问:「喂,你知道她俩要提前走吗?」郭晓成像 是斗败的公鸡,扔下一句「不知道」转头就走。郭玄光猜到几分,不过收不住嘴 继续道:「她不是你女朋友吗?你们到底什么关系啊?」

回到房间的郭晓成一屁股钉在沙发上,连喝了三大杯饮料。平时的郭晓成一 向是笑脸迎人,郭玄光也没见过郭晓成会这个样子,只好一言不发地在一旁呆着。 良久郭晓成才气愤地道:「不就一台破车,我买不起吗?我XX连法拉利也不放在 眼内!」

以郭晓成的家底,买一辆跑车不是什么问题。不过郭晓成的爸爸老早就说了, 买车的钱必需是郭晓成自己挣回来的。想尽快赚到买车的钱就要先把书念好,等 掌握了必要的赚钱手段自然可以开车去耍耍了。郭玄光知道这事,不过他可不想 在这时捡石头砸郭晓成的脚。

郭晓成继续发着牢骚说:「想当初在中学的时候我是多么威风啊,请那些小 妹妹吃几顿饭她们就已经笑得眉飞色舞了。大学里的娘们忒难搞,什么法国菜、 意大利菜、泰国菜等等都吃遍了,该玩的也玩过了,居然还放我鸽子。」郭玄光 想起利莉和艾莉汶,心里也想着:「唉,这年头,那些女孩子都是那么现实的, 哪像中学那么的纯真啊。看起来这方面我比郭大少还要认识得深刻啊!」

「今天烦死了,来,我们喝些过瘾的!」郭晓成叫来了一瓶烈酒,拉着郭玄 光闷喝起来。不过郭晓成并不能喝,没一会儿已是脸红耳赤的,连说话也含糊起 来了。郭玄光被郭晓成硬逼着也喝了不少,不过起码人还是清醒的。最后两人硬 撑着把一瓶酒都喝光了。看着郭晓成东歪西倒的样子,郭玄光不敢把他送回家, 也不敢回自己家里。如果被父母看到两人的醉酒样子,肯定得说个没完。

郭玄光想了一轮,决定先到魅力之夜待上一会儿,等酒醒了再说。此时只是 下午2 点左右,俱乐部里除了保安应该是没其他人的。何况郭玄光可以直入里面 的机密房间,把郭晓成搁在那应该没有人知道,等到开门营业之前他们再离开就 好了。

魅力之夜里的情况果然和郭玄光所料的一样,他们很顺利的进了去。为了避 免出现什么意外状况,郭玄光把郭晓成搁在了机房里的一个杂物房内。地方虽然 小,但是因为有空调的缘故,还是十分舒适的。一番折腾以后,郭晓成早已打起 了呼噜。郭玄光也已感到眼睛都睁不开了,他随便找了张椅子就在一旁歇息。

等到郭玄光朦胧之中醒过来的时候,耳朵里隐约传来了两个人对话的声音。 他心里吃了一惊,顿时清醒过来:「这里是机房重地,怎么会有人进来了?而且 这个时候不应该有人能进来的!据我所知,能进来的只有我、高强和张经理而已。 今天不会这么巧,另外两人一起来了吧?」

幸亏双郭在这不起眼的杂物房里,外面的人似乎不知道这里还有人在。郭玄 光竖起耳朵,隐约听到说话的两人是女子。他轻手轻脚地挪到窗子旁边,从落下 的窗帘缝隙里往外望去。只见机房正中间赫然站着两人,都是一身紧身黑色皮衣, 那玲珑的体态让郭玄光更确认两个都是女的。郭玄光感到十分奇怪,不明白为什 么会有这样的两人出现。而且一人带着头罩,另一人则是同时用了眼罩和口罩, 两人都看不清样貌,不知道到底是谁。

「原来是同道中人,我就说为什么每次进来好像都有个人在跟我配合似的, 还以为是陷阱呢!」

「谁跟你是同道中人,我劝你马上离开,这里不是来的地方。你不要管我是 谁,总之这里的事情与你无关。我是有特权的人,你不要在这妨碍我,免得以后 对你没好处!」

「盗亦有道,你还管得挺宽的!」

「你别不识好歹,最好趁早走人,免得大家麻烦。」

郭玄光听后知道两人都是不打好主意的家伙,偷偷摸进来肯定是为了里面的 数据。他想:「这里的保安那么严密,这两人居然能闯了进来,本事肯定不小, 我还是呆在这不要轻举妄动为好。能在这个时间摸到这,肯定对魅力之夜有一定 了解,不知道是否内鬼?」他一边监视窗外的情况,一边推测着两人的来历。

「我们看起来应该是碰到了同样的麻烦了。我想你的电脑也应该被那新安装 的反破解病毒弄垮了吧?」

「谁和你有同样麻烦。我再说一次,你赶快让路,挡着我你可不会划算。你 不用问我的来历,我也不需知道你的目的。总之今天这数据我是要定了,你别碍 手碍脚的。」

在两个女子的对话中,其中一位的语气就像是连珠炮,一句接一句好像没有 停顿的样子。郭玄光听着听着,不禁有些熟悉的感觉。再看着那扎着马尾辫的样 子,他想起之前碰到过几次的那位神秘女子来。虽然不敢断定她们是同一人,但 是说话的语气却是一模一样的,还有身材也是相仿。想着想着,郭玄光忽然有种 被监视的感觉,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是否都被这神秘女子盯上了,要不然该怎 么解释自己经常在最不应该的地方碰上她呢。

就在郭玄光沉思的时候,外面的两人已经交起手来。似曾相识的那位拳脚并 用,向另一位黑衣人扑了过去。不过另外一人也是身手敏捷,轻描淡写地就把所 有进攻挡下了。虽然没有虎虎生威的气势,但是两个女子打起来就像是小雀儿一 般上下飞舞,别有一番味道。

郭玄光现在可没有心情欣赏这些,他只是想着要让这两人赶紧离开,要不然 到时候等人多了就麻烦了。但是二女看上去实力相当,一时半刻还是能分胜负。 而且在这个时候潜入机房重地肯定是有重大阴谋的,就算分了高低也是赶走其中 一人罢了。他越想越是担心,不经意间挪动左脚的时候踢在了一个架子上,架上 的杂物顿时发出一些碰撞的声音。虽然响声不大,但是外面的两人都是甚为机警, 马上停下手来凝视着郭玄光所在的方向。

整个机房此刻只剩下机器运作和空调的声音,郭玄光一颗心已是悬空,两只 紧握的拳头微微抖动起来。门外两人紧盯着杂物房门,一步一步向着郭玄光走来。 郭玄光虽然就站在门后,但是他的双脚像是灌了铅似的一动也不能动,连过去把 门锁上也是不能。他不敢再看窗外的情况,只是死死盯着那扇门。

慢慢地,郭玄光听见有轻微的脚步声靠近,但是那两人没有急于闯入,似乎 就在门口呆着。如此耗着的每一秒对郭玄光来说都是一种煎熬,他仿佛听见自己 的心跳声,双拳是越握越紧。良久,门上的锁头转动起来,随即一条门缝现了出 来并渐渐加大。就在这同一时间,郭玄光感到自己像是在断头台上的人,听见闸 刀升起的声音一般。不过门只是被推开了一小半而已,外面的两人又停了下来, 似乎在等待什么。郭玄光手放前胸,把呼吸放到最轻,脑袋里飞快着打着主意。

又过了半晌,门终于又动了起来。就在这短暂的时间里,郭玄光似乎已从鬼 门关走了一趟回来了。他忽然产生了反抗的念头,虽然不知道该如何应付,但是 心里确实有跃跃欲试的感觉。门已经被全部推开,门外两人似乎踏入了两步,与 郭玄光可说是一门之隔而已。

紧张的气氛再次凝住,两个女子没有继续往前走入房内,而是站在那没有移 动。「装的?还是……你怎么看?」「管他真的假的,把这小子解决了我们再继 续。」郭玄光听见如此对话,心里大吃一惊:「难道她们知道我在后面?难道… …」就在此时,郭玄光看见了躺在一旁的郭晓成,心里顿时明白了。

如果让二女进入房间,对于郭玄光来说他就成了瓮中的小鳖了。郭玄光心里 想着无论如何也不要让她们进来,但是此时此刻又有什么法子呢?当他看见门缝 外光影晃动,知道二女就要踏入房间了。就在这电光火石的一刻,突然之间郭玄 光心里涌起莫名的勇气,拼尽全力撞向了那扇门。

门外二女的注意力此时都被躺着的郭晓成所吸引,完全没有留意咫尺之隔的 郭玄光。当那扇门呼啸着扫动过来的时候,两人同时都是一惊。扎马尾辫的那位 站在靠后的地方,但是她一心要进去探个究竟,反而向前冲去想要进入房间。前 面一人看见门迎面而来,自然是马上向后疾退。

两人都是反应极快,动作迅速。但是可能是独来独往惯了,二女都没留意身 旁一人的反应。当她们启动以后才发现两人的方向正好相反,但是此时要停下来 已是不能。马尾辫的女子只见前面一人猛地撞了过来,她唯一有时间做的只是下 意识地转动了一下头部。可是就是这么一转,前面那位的前额刚好磕在了她的太 阳穴上,让她闷吭一声就昏倒在地上了。

如此一撞之下,因为反作用力的缘故,前面的那位也是头部后仰,身子反倒 又向着那扇门而去。「轰」地一下,那尖硬的门边结实地打在那女子的后脑勺上。 她向前踉跄了两步,摇摇晃晃地也倒了下去。郭玄光本来只是豁出去的最后一搏, 没想到居然产生了如此效果,看着倒地的两人也是呆了。

郭晓成此时被刚才的响声惊动,呻吟了两声似乎开始醒过来了。幸亏这恰到 好处的声音,让郭玄光顿时清醒过来。他知道一旦眼前的两人醒过来,后果可是 不堪设想。于是郭玄光马上从旁找出一大堆网线,把两人像木乃伊那样全身上下 都扎了个严严实实的。他可不想让郭晓成知道这两人的存在,又把两人拖到机房 的一侧,用机器作为遮挡。

当郭玄光完成这一番功夫后,郭晓成也真的醒了过来。不过那浓浓的酒意仍 是挂在郭晓成脸上,让他是三分醒七分醉的样子。郭玄光赶紧对郭晓成说这里是 他工作的地方,不能给别人发现,连推带拉地把郭晓成送上了的士让他自己回家。

回到机房之前,郭玄光还不忘戴上了面具。这时两个女子都已醒转,正背靠 背合作着想解开身上的束缚。不过那些网线外层是用塑料材料,拉紧之后产生了 很强的摩擦力,就算两人武艺高强,还不是那么容易弄开的。郭玄光赶紧又把两 人分开,又把网线拉紧几分。

马尾辫的女子这时已嚷嚷起来:「你这流氓,赶紧放了我们,要不然我要你 好看的。你别以为我吓唬你,反正你跟我为难绝对没有好下场的。你也别想问我 是谁到这干什么了,既然在这里栽了,你不问也知道答案。你这卑鄙的小贼,竟 然敢暗算我,你有种就放了我,咱们堂堂正正地来一场。」

一连串的话语说得又快又连贯,让郭玄光想插话都不行。他可不想跟这女的 在口舌上有什么纠缠,一切都是充耳不闻。正当那女子顿了一口气的时候,郭玄 光忽然身手把她的口罩给拉了下来。那女子吃了一惊,倒真的住了嘴。不过这不 是郭玄光的本意,他其实是要看看此人的容貌印证一下自己的猜测,二来是要把 嘴巴给堵上,免得再这么叽叽咋咋的。

郭玄光一瞧之下,那秀丽的脸庞虽然带着惊愕的神色,但丝毫掩盖不住那一 脸英气。虽然双眼依然带着眼罩,但是毫无疑问这就是郭玄光之前接连碰上的那 个神秘人。因为心里早就预测到了,因此他也没显得十分惊讶。说实在的,郭玄 光的确有很多东西要问。不过人家早已话说在前面了,他也不好启齿。虽然郭玄 光蒙着脸,这女子似乎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了什么,两人就这么对视了好一会儿。 最后郭玄光找来一块抹布塞入了那女子口中,然后又准备如法炮制对付另外一人。

当另外这位女子的面罩被掀开的时候,郭玄光是整个人震住了。眼前这人竟 然是之前给了他不少苦头吃的琳达,那「女超人」琳达。虽然那已是一年前的事 了,但是郭玄光还是一眼就认出了眼前这靓丽的美人。他不明白为什么老天好像 要捉弄他似的老是安排这些他不想碰见的人轮番出现,这次居然一来来了两个。

郭玄光不想过多犹豫,拿出抹布就往琳达嘴里塞。不料琳达不单止不说话, 连嘴巴也是合得紧紧的,她不断地摇着头,让郭玄光是无从下手。如此僵持了一 会儿,郭玄光不由得心急起来。他想起过去被琳达像小狗一样对付的时候不由得 怒火中烧,狠狠地一巴掌扇了过去。

可能是心情激动的原因,郭玄光这一掌还没打准,打在了琳达的颧骨附近。 「啪」地一下,那只大手把琳达打得是眼里金星四冒,随即嘴巴就被堵上了。郭 玄光很解恨地道:「敬酒不喝喝罚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