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紫青雙嬌 1-18…待續 簡體

作者:admin人气:1383来源:

********************************
又如何

写在贴前:

老文出宫,第十三章为更新章节。

这文本已太监十年,原作者於2012/07/26在某书网再度更新(见第十三章)。

********************************
紫青双娇


第一章

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

懒起昼峨眉,弄妆梳洗迟。

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

新贴绣罗襦,双双金鹧鸪。

四川峨嵋山山势险峻,山下的道路崎岖难行,就算有路,也只是羊肠小径,寻常农夫村民都视上山为畏途,偶有好勇斗狠的年轻小伙子想上山探险,或赌胜登高,莫不狼狈而回。此山之中,大都是原始的森林,山中的野兽以虎豹最为凶猛,但其中以猴子最多。

便在这座险峻的深山群峰之中,有一名为观日峰,在此峰上有一金顶寺,这座庙宇也不知是何时所建,原本已然荒废,但于七十余年前,有一来自襄阳的失意女子,在此勘破红尘,落发为尼。

此女原本家学渊源,在清修中竟悟得武学之真理,轻功剑技,自成一家。常在树梢间飞腾,以枝代剑,点刺群猴为戏,日久已每发必中,百无一失,已自是剑术一流高手。中年后某日于山下救得一孤女,取号静虚,尽心培育,传了衣钵。
其后尼姑染疾谢世,而这孤女克绍箕裘,青出于蓝,将师传剑技改进光大,命名为金顶剑法。静虚曾多次下山在江湖中行侠仗义,二十余年间罕逢敌手。四十余岁跟随先师步伐出家为尼,退出江湖隐居于山中,潜研内功。

某次下山采买日常用品时,救助一重伤妇人,但这妇人最后终告伤重不治,所遗两名幼女,便由净虚师太携回抚养。

转眼间十数寒暑,当年重伤妇人所遗的两名幼女,如今已成长为亭亭玉立的一双姐妹花,姐姐心怡芳龄十八,金顶剑法已有九成火候,而师傅内功元霞功也告大成,这日傍晚,心怡与年方十七的妹妹芷怡练完剑法后,满身香汗,两姐妹并肩坐在后园闲话,两人都正是青春年少,对未来充满幻想,谈没两句就聊到要师父让她俩去闯荡江湖的事来。

芷怡道:「姐,我们每天在这山上,实在太也无趣,何况我们功夫也都有一定火候,我看也不输于江湖上那些所谓高手大侠,我们何不一起去求师父让我们下山去闯闯?

心怡听了,心中觉得正合她意,却淡淡的道:「可能是师父看我们武功还没有大成,怕我们在江湖上吃亏,所以要我们再修练几年再下山吧!」

芷怡道:「唉!姐,你也真能捱啊!在这山上闷也闷死我了,你也就行行好,和我去求求师父,让我们下山去开开眼界吧!」

心怡:「好吧!那等晚餐时,我们一起去跟师父说吧!」

芷怡笑道:「这才是我的好姐姐!」

心怡笑道:「我不和你去跟师父说项,难道就不是你的好姐姐了?」说完,伸手往芷怡的胳肢窝骚去,芷怡笑着跳开,道:「是!是!」两人一阵嘻闹,之后又低语一阵,商议如何向师父恳求,就各自梳洗去了。

俩姐妹满怀心事的走向食堂,想到师父不知肯不肯答应,不禁心中揣揣。一到食堂见到师父端坐于上首等着她们来开饭,心中更是一跳,芷怡一时紧张,伸出小指勾了勾心怡的衣袖,红着脸叫了声:「师父!」两姐妹这才分别就座。
静虚师太见俩姐妹神情恍惚,心中微觉奇怪,这两个爱徒从小有由她养大,活泼外向,心直口快,怎么今日唯唯诺诺的呢?转念一想,已明其理。

正当姐妹两人心中嘀咕,想要如何开口,师父才会答应,心中千头万绪之际,静虚师太忽然把项上念珠一扯,双手疾挥,上百颗念珠像是由强努所发,向正在发呆的心怡、芷怡两人疾射而来,静虚师太跟着双掌往桌面一拍,一大碗菜汤化作一阵暴雨紧跟着念珠之后向两姐妹直扑而去,姐妹俩正自神不思属,大惊之下,拔出短剑,各使了金顶剑法中一招「日生鳞波」,剑尖闪烁出无数鳞光,向疾射而至的念珠迎去,刹那间剑光满室,所有念珠都被俩姐妹一一点落,而剑光也一一消失。

只见心怡已跪倒在地,衣衫整洁无痕而芷怡则身溅菜汤多处,跪在姐姐的身边。

心怡道:「徒儿定是冒犯了师父,致师父出手惩戒,我们俩姐妹甘愿受罚!」
却见静虚师太笑道:「起来!起来!师父只是试试你们功夫,不要紧张!起来!起来!」

心怡、芷怡俩人满腹狐疑的慢慢站起,谁都不知道平日温柔可亲的师父今日此举到底是何用意?

却见静虚师太道:「你们两个想要下山闯荡江湖是不是?」

芷怡道:师父你怎么知道?

静虚师太道:「唉!谁没有年轻过!刚见你们俩个小妮子鬼头鬼脑的我就知道了!」

芷怡道:「师父你真是明见万里!」

静虚师太笑道:「小ㄚ头不必拍我马屁,养你二俩十五年,这点小心事都不能了解,那我还算什么师父啊?我刚才只不过是试你俩功夫来着吗!」

芷怡笑道:「那师父您是答应罗!」说完拉住静虚师太的手轻轻摇晃。
静虚师太笑道:「你啊!」却转头到向心怡道:「心怡,你剑法内功已成,师父准许你下山到江湖上去闯荡见识见识!」

心怡大喜:「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芷怡道:「那我呢?那我呢?」

静虚师太笑道:「你满身菜汤的!还敢说呢!你剑法是可以了,但内功还是不行,你看,姐姐一身衣服都是干的,那是为什么?我刚才以「漫天花雨」的手法射出念珠,是试你们剑法,而那「雨露均」的一招,就是考较内功了,你姐姐一霎时之间就运起第五层元霞功将菜汤弹开,而你却像落汤鸡似的……」

芷怡道:「那是因为我坐的近些……」

静虚师太道:「不要多说了!心怡,你把随身事物准备一下,这两天就可下山了!芷怡!你内功再加把劲,我看顶多一年,也就行了,到时候你再下山和你姐姐会合吧!」

芷怡心中不快,嘟起了小嘴,静虚师太道:你啊!快把内功练好,不要在生闷气啦!一年很快就过去了。说完静虚师太转身便回禅房,不再理会芷怡、心怡了!

过了两天,心怡已收拾好随身包袱,便来和师父及芷怡告别。静虚师太只道:「下山后一切自己小心在意!」便没有话说了。倒是芷怡好像有很多话要交待。
但是被静虚师太喊去练功,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离开。

第二章

心怡叩拜别恩师,就离开了峨嵋山。

下山后走了一天,见到的都是坦荡平原,一时不知要往何处而去,免不了有些依依难舍的心情,忍不住就流下泪来。好在心怡生性活泼开朗,一转念间忧愁尽去,也就迈开步伐往未知的前方走去了!心怡下了峨嵋山之后,一路上朝着东北方而行。

走了两三天,才走到一个人烟稠密的城镇。这位自小就住在深山之中的少女,第一次看见了美好的城镇和田原,真是心花怒放。

心怡来到城镇之中,向别人一打听,这里叫做关梁镇,是一个水陆的码头,人蒊也特别的多,南来北往的商人,大部份都聚集在这个镇上,交换货物,客栈也特别的多。心怡在镇中走来走去的,四处观看,这一切对她来说,真是五光十色,新鲜莫名,加上她的好奇心,往往看一件事物,都要花费一些时间,慢慢的去推想,直到夕阳西下这才想到需要找一间客栈投宿。

心怡向着街中四处看看,有很多的客栈,店家正在招呼着客人。心怡找了一家大一点的客栈,就走了进去,一问店小二,顺着小二的手指一看,就见到了掌柜的。这掌柜长得五短身材,满身肥肉,只怕有三百来斤,虽然只五十来岁,却满脸沟纹,加上额头上长了颗硕大肉瘤,可说丑陋异常。

心怡向掌柜的说明来意之后,掌柜的一看,一个单身年轻的姑娘自己一个人来投宿,心中微感奇异,就笑着说道:「我们客栈都是一些行商,住的完全都是男人,恐怕对姑娘不太方便!」

心怡道:「大家都是住店,有什么不方便?别人给钱,我也少不了你的,你只给我一个人找一间上房就好了!

掌柜的说道:「一间房是有,但是我们上房已经没有了,姑娘就委屈一晚,就住普通房一晚吧!」

心怡心想,普通房就普通房,何况身上带着的银子也不是很多,省一点也好!
就道:「好吧!但就是要干净一点的。」

掌柜道:「敝小号的房间都打扫得很干净,姑娘请放心!」说完,就带着心怡到西厢地字号房。

到了房间,心怡一看还蛮干净整洁的,就住了下来。

这家客栈之中,心怡一住就是数天。关梁镇十分热闹,对她而言,样样新鲜有趣,也只能怪她长处深山,没见过的事物太多了!

心怡正当青春期,人类生来的本能,她一点也不缺少,而每天在家客栈之中,见到很多的卖春女子,一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跟那些客人打情骂俏,看得心怡心神乱跳。

刚一开始,心怡对于这些男女的挑逗还有些脸红,经过了两次,她觉得满有意思的。每当她走过这些客人的面前,大家都会注视着她,而心怡是一个长得很美的女郎,年纪又轻,走起路来,全身都散发着迷人的神采。

前两天晚上,心怡隔壁的人字号房都没有人,入夜十分清静,所以心怡也就一夜好眠,觉至天明。但到了第三天晚上,心怡正朦朦胧胧快要睡着之时,忽然觉得隔壁房有一阵悉悉索索之声,跟着又有一阵「嗯……啊……」之声,之后又听一个女子叫道:「要死了!要死了……」但又不像是真的痛苦的声调,反而好像是很愉快。心怡好奇心起,运起指力,将木板墙擢了一个小洞,眼睛就趁着小洞一看,顿时不禁面红过耳,满身燥热。

原来心怡见到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脱得光光的,正跪在一个十八、九岁的躺卧女子面前,男子把屁股向前面挺着,下面的一根肉棒,翘得高高的。

那女子正用手在男子的肉棒上摸着,笑嘻嘻地说道:「王老板,你这东西越来越大了,比上次我摸的时候又大了好多!」

王老板道:「不是长大了!是一个月没有插屄,胀得厉害!」

女子道:「我才不信,你家里有老婆,怎么可能一个月没插屄?」

王老板笑道:「说实在,我实在天天都在想你!夜里做梦有时候还会叫「水仙」!」

女子笑道:「你做梦叫我做啥!你老婆不会怀疑吗?」

王老板道:「想你嘛!一醒了过来,鸡巴就硬胀得发痛。好水仙!现在给我弄一下好吗?我都急死了!」

叫做水仙的女子道:「快要天亮了,你不是要回家去吗?」

王老板道:「弄快一点嘛!现在还早嘛!」

水仙道:「每次跟你弄,都是要弄好久才出来,人家都累死了!」

王老板道:「你不喜欢插屄呀?」

水仙道:「喜欢当然是喜欢,我也天天想弄,可是又怕回去晚了挨嫫嫫骂!」
王老板这时就把水仙搂着,解开了水仙的衣服,水仙的两个奶子就露了出来,王老板张嘴就把她的奶子吸到嘴里,吸得水仙嘻嘻的笑着。

心怡从那小洞中,看得很清楚,一看那王老板在吸水仙的奶子,心怡全身马上就起了作用,浑身都有些麻麻的。心怡就用手捏捏自己的奶子,入手觉得像两只蜜桃,比水仙的奶子还要大些呢!她是第一次看到男女两人在一块弄这事,引发了好奇心!

心怡就想要看个明白出来,她从那小洞后面,偷偷的看着。

这时那个水仙就用手把王老板的鸡巴握在手中,前后的套弄了一会。心怡一看,王老板的鸡巴被套得龟头暴涨得通红,同时变得好大,水仙这时也把双腿张了开来。

王老板一看,就贴着水仙的屁股,用手在水仙的屄上摸着。

王老板笑道:「现在你的屄毛也比上次长了好多了,小屄也鼓涨得高了一些!」
水仙道:「都是你们这些臭男人嘛!给臭男人弄过之后,屄毛就多起来了,屄也鼓高了,我听说这是你们男人的那种水射进去得太多了,才会这样!」
王老板笑道:「你们楼里燕琦,下面那个屄,一定比你的毛还要多得多吧!」
水仙道:「我怎能跟她比嘛!她每天夜里都有客人,有时还不只一个,我们楼里的所有的客人,都跟她玩过。」

王老板笑道:「我知道,我看到过好几个男人,一到她房中,就把燕琦抱进怀里!」

水仙道:「燕琦才二十岁,也没有生过孩子,人家骂她是浪骚货。现在我也明白了,不是她浪骚,就拿我来说,跟男人弄过这事之后,我天天都想弄,如果没有弄,下面的屄好会痒,痒得厉害了,真的像要命一样!」

心怡听到他们说到屄,就伸手摸摸自己的屄,也有些痒痒的,同时也有些水流出来了!

王老板说道:「水仙!快嘛!弄一下,我们就回去了!」

水仙道:「先给你插一下,等明晚上吃过晚饭,你来我们楼子里,再好好弄两次好吗?」

王老板道:「当然好,弄五次我也愿意呀!」

水仙道:「在楼子里比较好,不用像在客栈里担心受怕,怕被你老婆捉奸在床。」

王老板道:「你趴在床上,把屁股翘起来,我从后面进去。」

水仙道:「只有这样才可以,上次你叫我睡在桌子上,弄了一次,弄得骨头都会痛!」

王老板道:「但是桌子上有另外的情趣!」

心怡暗想,这两个人马上就要插屄了,看看他们是怎样一个插法?

王老板将水仙按在床上,水仙就用手趴在枕头上,上身趴下去,屁股翘得高高的,王老板伸手就在水仙白嫩嫩的屁股上,用手摸着。

水仙道:「你怎么这样喜欢摸我的屁股?摸得我屄里只是冒水!」

王老板道:「你的屁股好白,又圆又嫩,我喜欢嘛!摸到手上,好过瘾呀!」
水仙道:「哎呀!我都快痒死了,快插进来嘛!急死人了!」

这时王老板就把鸡巴对着水仙的屁股沟中,上下磨了几下。

水仙也就手伸到屁股后面,抓住了鸡巴,按在屄蒊上,揉了几下。

王老板一低头,就看到水仙的屄口,只是冒黏水,就说道:「水仙!你屄水流出来了好多,我要插进去了!」

水仙道:「快嘛!里面痒得好要命,狠一点,用力一下顶进去!」

王老板用双手把水仙的屄拨得开开的,硬鸡巴对着那个红嫩的小屄眼,用力的一顶!心怡就看到水仙把嘴一张,屁股往后一送,王老板又用力的猛顶。
水仙就叫道:「哎唷!都插进来了,好胀啊!」

王老板问道:「怎么会胀嘛?」

水仙道:「你的鸡巴太硬太大了,一插进来,猛的一胀,屄口都快插裂了!」
王老板笑道:「好舒服呵!鸡巴顶进屄眼里,又紧又热,又水汪汪的,这感觉好美!」

水仙道:「我也是呀!一弄进屄,屄心上就不痒了,你一抽送,我会舒服得上天呢!会跟腾云一般样!」

王老板道:「你趴好了,我叫你上一次天好了!」

王老板一说完了,就搂着水仙的屁股,硬鸡巴在屄中就猛顶起来了,一面顶又一面伸手摸水仙的大奶子。

水仙先是把牙一咬,嘴一张,接着就猛喘了两下,喘过了,就忙着吞口水,同时屁股也摇起来了!

心怡一看,水仙的屄张得像一个红红的圆洞,中间插进去一根大鸡巴,鸡巴毛在水仙的屄口上,屄里被顶得骚水只是流!

心怡见他们两人舒服得怪态百出,一会儿是王老板猛顶,水仙就猛喘,又猛吞口水,口中也「啊……啊……」的连声叫着。

王老板顶了一阵,就把水仙搂得紧紧的,把鸡巴插在屄里,停止了抽送,两人同时的大口喘着气。

水仙道:「这样插屄真舒服!快顶呐!不顶我会疯呀!」

王老板道:「我怕给你顶得屄里丢出来了,你就不行了!

水仙道:「不会呀!我可以丢两次,不信你就试试嘛!」

王老板听了好高兴,连忙搂着水仙,又把硬鸡巴对着水仙的屄里狂抽猛顶!
心怡又一看,王老板把鸡巴拉了好长一段出来,又「滋」的一声的整根顶了进去,水仙喘得跟牛一样,屁股也猛往后面迎送着!

这时水仙的屄中「卜滋!卜滋!」的响!

两人的力也用得更大了,王老板的肚子碰在水仙的屁股上,肉碰肉的「啪……啪……啪……」打得好响!

水仙浪叫道:「啊……啊……我的屄呀……好……好舒服……唷……入到……屄心子……里了……小屄心……要开花了……」

王老板笑道:「你开个花我看看!」

水仙道:「死相呀!小心我把你的鸡巴夹断!」

王老板道:「那好呀!夹断了,一天到晚屄里都有一根鸡巴在里面!」
水仙道:「不要说了,用力顶呀!我要丢了!」

王老板又是一阵猛插,得水仙都快趴不稳了!

王老板只觉得她的屄心又是吸,屄口又是夹,屁股又是摇,屄水猛往外流!
王老板也用尽了最大的力气,飞快的再狂顶一阵!

水仙就叫道:「啊……啊……我快……完了……」

王老板也是全身发酥,背上一麻一麻的,他搂着水仙的屁股,人就趴在水仙的背上。

水仙叫道:「哎呀……完了……我丢出来了……好多啊!」

王老板也连喘了两口气:「我也射出来了!」

水仙道:「我感到了,射得好多,都射到我的屄心子上了,好烫、好舒服呀!」
王老板道:「鸡巴快软了,不能弄了,我拔出来好吗?」

王老板就趴在她的背上,两人都是又喘又笑的,鸡巴泡了一会,王老板就站起来,把鸡巴拔出来了!

心怡一看,刚才要插屄时,鸡巴硬翘翘得那么凶,现在插过了,一拔出来,硬鸡巴就变成了一个垂头丧气的软鸡巴,同时上面还有沾满了白浆!

又一看水仙的屄,张了一个红红的圆洞,洞中的白桨往外只是冒,水仙就连忙的蹲在地上,把腿分得开开的,让屄中的白桨,往外流出来。

心怡看了这两个人在床上玩屄,玩得好高兴,她也被这一幕情形,引诱得控制不住了!

看看天色已经昏暗下来,客店里除了窗外的蟋蟀声音之外,四周都是静静的。
心怡坐在床上,就把裤子脱下来,对着屄上一摸,屄中流出了好多的水,连裤裆都湿透了!同时她这时屄里也奇痒起来了,心怡暗想,从来也没有过弄屄的事情,这次偷看了一次,怎么自己就这样难过?

看那水仙,被男人得只是叫舒服,又叫男人用劲「顶」,这「顶」真会有那么好吗?如果不好,那水仙也不会要的!

心怡心里有了这种想法之后,自己就用手指对着下面的小屄中抠了一下,抠得有些痛了,可是手指已经探进去了!她感到一痛,就把手指抽出来一看,屄口流了一些血出来,她心想那水仙流的是白浆一样的水,我这个为什么流红色水呢?
她有些不相信,又再探了一下,这下就不会像刚才那么痛了,她把手指放在屄里,又轻轻的动了两下,就感到有些快感了!

心怡感到有美的感觉,也连连的用手指对着屄中晃了起来,晃得全身都有些酥麻的味道,同时口中也会很自然的轻喘了!她在这个房间里,自己弄了很久,也弄得冒出了白浆来!虽然流了一堆白浆出来,全身都十分的舒畅,可是人也好累!

心怡就用毛巾把屄上擦了一擦,又在脸盆之中,取出一条毛巾。

心怡暗暗想着,这插屄的滋味看起来这么美妙,我一定要试试……

由于昨晚又是偷窥,又是自慰,心怡隔日直睡到日上三杆,这才起床。起床后稍事梳洗,就离开客栈,到镇上去逛街了。

镇上繁荣的景象,对心怡真是有莫大的吸引力,只见人来人往,心怡就觉得十分有趣。加上心怡人又年轻貌美,街上男人莫不投以羡慕的眼光,使得心怡有点飘飘然的感觉。

心怡在镇上逛啊逛的,忽然目光被一卖女子饰物的小摊所吸引。心怡自幼生长在深山中,那里见过这些精美的饰品,当下就站在摊前仔细挑选。

那地摊老板是一个约六十岁的老人,见一个年轻美貌的女孩在前面,就道:「这位姑娘,小店的首饰都是由波斯而来,保证只此一家,别无分号,姑娘可放心佩带,绝不会有人和你戴一样的!」

心怡听着,「嗯!」了一声,就继续观看那些首饰

那老板又道:「本店价钱公道,一套三两银子,一次买两套,就算姑娘你五两银子就好!」

心怡听完后心中一惊,心想这些小东西怎么那么贵,自己买一套,再帮芷怡带一套的话,那就要五两银子,那可是一个月的生活费啊!心想反正买不起,那就看个仔细也好,就弯下腰来,就着小摊细细的观察。

心怡今天穿着一套粉绿色的裙装,上半身衣服是交叉摺叠,上半身一弯下来,衣襟就自然往下掉,而心怡在山上只有师父与妹妹为伴,没有穿着肚兜或束胸的习惯,这么一来,那雪白的双乳自然的露在那摊贩老板的眼前。而那两颗花生米大粉红色的奶头,又随着衣衫的摇摆时隐时现,更是多了股刺激感,令得那老板口干舌燥,裤裆里的老鸡巴举枪至敬。

但无奈实在没有什么钱来买这些首饰,所以心怡看没多久,就起身要走了,那老板可还没有看够,心中一急,就忙向心怡道:「如果姑娘要买的话,价钱还可以商量,姑娘何不再考虑看看。」

心怡道:「可以商量,是怎么个商量法?」

老板道:「像姑娘这种美人,配戴这些首饰正是相得益彰,至少也算你五折!」
心怡一听,心里不禁松动起来,就又弯下身来继续看那些饰物了,而那老板,当然又把握机会。大看特看了!

过不多久,心怡便挑好了两件首饰,花了二两银子,得意洋洋的回到客栈,原来那老板看的过瘾,五折之后又再八折,就以成本价将首饰卖给心怡了。
回到了客栈,已经是晚饭时间了,心怡草草用完饭后,就急急回房,因为她见到了昨日那水仙,与另外一个没见过的男人,又要了她隔壁的人字号房,她知道这两个男女定是不干好事,所以急着回房去观看。又想到昨晚手巾不够用的情形,经过柜台时,就叫掌柜的多给她两条手巾,但她因心有所心属,就连掌柜的回话:「毛巾现在没有,要再过一会儿洗衣婆才会送来!」也没有听到,就匆匆忙忙的回房了。